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卓雷电 >> 正文

【碧海小说】穿旗袍的女人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喜接重任

☆☆☆

她,来自何方,又将前往何处,无人知晓。

认识她的女人们都喜欢叫她旗袍姐姐,旗袍妹妹,认识她的男人们则喜欢叫她穿旗袍的女人。

是的,她给大家留下的共同印象就是,她是一个特别钟爱旗袍的女人,无论何时何时,她都身披一袭风情万种的改良式旗袍,风格迥异的旗袍把她一米六七的高佻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真的是吊足了男人的口胃,诱红了女人的眼睛。

林香如,年纪不详,身世不详,外貌不详,这个像谜一样的女人却是全台湾最大的“金冠夜总会”的幕后老板娘。据说,她出道已经有十多年了,由此推算,她的年纪应该在三四十岁左右。

当年摇摇欲坠的“星星夜总会”在林香如的加入后,变得日益繁华起来,不到五年的时间,已经从一间名不经传的小夜总会挤身全台湾十强,与其他夜总会并列《风云》娱乐杂志前十名。

“金冠夜总会”为何会有如此大的魅力,竟然能够打败台湾林立的夜总会,在市场上位于不败之地呢?这个疑问是很多同行都百思不得其解的,当然也包括各种靠挖掘小道消息为生的娱乐报刊杂志。

钟子华就是《风云》娱乐杂志社的一名记者,他凭着自己英俊潇洒的脸蛋,高大魁梧的身材,以及口若悬河的好口才,在杂志社里混得有声有色,很有可能接手即将退休的主编,从此,就不用再受这四处奔波之苦了。前堤条件是,他必须抢在其他杂志社之前,挖出“穿旗袍的女人”的内幕,做一篇独家报道,打败其他人气正旺的杂志社。

☆☆☆

这一天,钟子华刚上班,就接到了刘主编的电话,他放下背包,马上冲进主编办公室。

“老总,一大早的,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钟子华一脸不高兴地靠在墙上,懒慵地说道。

“小钟,真的有好康的事情要让你去办!”刘主编得意地扬起了手中的入场券,笑呵呵地说。

“那是什么东东?”钟子华好奇地抢过来一看,“金冠夜总会入场券”!

“这是我好不容易托一个朋友要来的入场券,你可别弄丢了!这可是唯一接近‘穿旗袍的女人’的机会,我要你潜入夜总会,去打听这个女人的底细,来一篇独家报道。”刘主编苦口婆心地解释着。

“我才不去那种声色场合!”钟子华兴趣索然,“你叫别人去吧!”

“别人都已经有任务了,你就去吧!别人可是想去都去不了呢,你知道这张入场券花了我多少钱吗?”主编气急败坏地说。

“一张破纸还能多少钱?”钟子华不屑一顾。

“我的小祖宗啊,这张破纸要五千新台币呢,你可别不识货!”主编摇了摇头,“一看就知道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真的?”钟子华一听一张入场券就要五千块,立刻转变了态度,变得兴致勃勃起来。

“拿去吧,今天晚上九点,打扮得正规些,不然进不了夜总会!”主编看到钟子华的样子,知道他动心了,这才把入场券递给他,“如果不是我年纪已高,再加上家里有只母老虎守着,我才不会把这好差事交给你呢!”

“知道了,回来一定详细向你汇报这次的见闻!”钟子华接过入场券高高兴兴地出去了。

【二】初探“金冠”

☆☆☆

吃完晚饭后,钟子华一看时间还早,想起主编的吩咐,急忙忙开了。他打开衣橱,里面全部是T恤,郁闷,正规场合应该穿西装吧?怎么办?有了,他想起自己的哥们——陈庆淮,这个家伙在一间大公司上班,现在已经是总经理了,应该有西装,找他借一套来穿。

当陈庆淮听说钟子华要借西装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立即叫洪秘书去自己家里取西装。不到半个小时,一套崭新的阿玛尼西装已经送到钟子华手上。当他穿上这套笔直的西装照镜子时,差点认不出来自己来了。原本就帅气逼人的他,此刻更增添了几分富贵气,像足了富家子弟。

钟子华再把自己的头发全部向后梳,看上去更像花花公子了。他拿出桌子上的古龙香水,全身上下都喷了一遍,这才吹着口哨,摇头晃脑地离开了家。

钟子华在路上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达“金冠夜总会”。当他停下车子时,一个身穿红制服白裤子,头戴白帽子的小弟马上过来指引他开到停车场。钟子华一走下车,立刻被惊住了,周围停的车全部是豪华小轿车,宾士,奔驰,劳士莱斯……数不胜数的私家车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停车场上。钟子华不敢回头看自己那辆已经开了两年的标致二手车,生怕自己会因为丢脸而钻进地缝去。

钟子华挺起胸膛,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像上流社会的绅士。他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了夜总会的大门。“金冠夜总会”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在十二楼的顶端对着钟子华微笑。他看着装修豪华,设备高档的夜总会,心里感觉有点不安。自己是第一次涉足这种娱乐场所,里面有什么好玩的,他一点也不清楚,有关“穿旗袍的女人”的传闻,他也是听主编不厌其烦地讲了一遍又一遍,可就是没有人看过她的庐山真面目。

☆☆☆

“先生,请出示你的入场券!”两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威武地站在入口,检查进去的人。

钟子华看到前面有两个人因为拿不出入场券而被保安架了出去,不管他身上穿得再华丽都没有用。他摸了摸胸口,在心里叹了口气:“好险,幸亏老总想得周到!不知道,他这入场券去哪儿弄来的,可真神通鬼大!”

终于轮到钟子华了,他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昂贵的入场券来。

左边的保安拿起来在手上左右看了看,又翻到后面检查了一下,钟子华才发现入场券后面还有防伪标志,要用仪器照射才能检查出来。他擦了擦因紧张冒出来的冷汗:“天啊,这是在安检吗?”

“先生,你可以进去了!”右边的保安走了过来,“请跟我这边走。”说完便径自走开了。

钟子华急忙跟了上去,只见前面的路越来越窄,渐渐地只能容一个人通过了。他紧紧跟在保安后面,左转右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间更衣室面前。

“这是干嘛呢?”钟子华看到保安把自己带到更衣室来,感觉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这位先生还嫌充自己身上这套阿玛尼男装不够有品味?

“请进去更衣吧,这是我们这里的规律,要换上特定的服装才能参加晚上的化装舞会。”保安交待完就出去了。

钟子华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化装舞会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老总没提起呢?他迟疑不决地犹豫了很久,最后终于打开了自己面前的那个衣柜。

“这是什么鬼服装?”钟子华看到衣柜里只有一件类似蝙蝠侠穿的紧身服,只有下面装了一条隐形拉链,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整件衣服是肉色的,穿上去应该跟没穿一样吧。衣柜上面写着:“请自觉放下私人物品,不准携带通讯工具入内。违者必究,内设监控,请君遵守。”钟子华抬头看看了,果然,在衣柜右上方有一个猫眼,真不是盖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钟子华把身上的相机,手机,钥匙,钱包全部拿出来,老老实实地放进衣柜里的保险箱里锁起来,把钥匙贴身放好。他换上衣柜里的服装,对着镜子一看,非常合身,似乎是为他量身订做的,这件近乎透明的紧身衣穿在他身上,把他完美的身材衬托得更有型了。他再往衣柜里一看,竟然还有一个面具,他好奇地拿在手上打量,原来是一个眼罩,可能是为了防止别人认出来吧!他也随手戴了上去。

【三】花丛戏花

☆☆☆

等钟子华穿戴完毕,外面已经有人在等待他了。

“先生,舞会马上要开始了,请跟我这边走。”一位身穿透明雪纺绿旗袍的的高佻女子站在更衣室外面跟他打招呼。只见她上身酥胸半露,走路时,一对玉峰微微颤动,下半身则清晰地看到里面的绿色小内裤,紧紧地包裹住她的玉臀。

首次看到穿得这么暴露的女人,钟子华一见到这种场面,身上有个部位突然不听使唤了。他赶紧深深吸了口气,故作镇定地跟在绿旗袍的背后往前走。

一走进大厅,钟子华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场面?

昏暗的灯光下,一大堆赤身裸体的女人围在一起调逗男士,那些男士全部跟钟子华一样,身上仅穿一件薄薄的,透明的紧身衣,而那些女人更夸张了,身上什么衣服都没有穿,只披着一件透明的白纱围住身上的重点部位。迎风飘扬的纱衣不时被吹起,那些关键部位隐隐约约,似乎全部看得见,又似乎看不清楚,正是这样的朦胧不清,才叫人更加意乱心迷。

钟子华拿起餐桌上的鸡尾酒,尽量不往人群靠,他仔细地观察这里的一举一动,没有照相机,没有了手机,他只能把一切都记在脑海里。

☆☆☆

刚踏进大厅的钟子华一下子就被林香如盯上了。她身穿一袭乳白色的雪纺旗袍,轻盈的质地,飘逸的裙裙把她诱人的身材烘托得完美无瑕。浑圆的胸脯高高挺立,纤细的腰肢下面是白嫩如凝脂的一对玉腿。脚上穿的是今年最流行的玫红色高跟凉鞋。

此时,她高傲地站在舞台中央,冷冷地扫视着大厅里纵情的宾客,等待着重头戏的上映。当她看到大厅里的男嘉宾都被自己精心培养出来的花女迷住了,心里不禁暗暗欢喜,这就是她想要的,想看到的,把所有好色的男人全部集中在一起,让他们玩得痛快,让他们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看谁还敢看不起女人,看谁还敢欺骗她的感情。

“金冠夜总会”的大厅是开放的,黑色的桌椅围成一圈环绕在大厅周围,里面全部是空旷的,在大厅周围有许多包厢,全部用精雕细琢的木板隔开,每个包厢里都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一张长长的沙发椅,一块长方形的小茶几,为特殊需要的客人提供方便。在这里,吃的,喝的全部采取自助式,供宾客自由选择。灯光是昏暗的,这是为了方便一些男女办事,也是为了帮助他们掩饰自己的身份。

出入这里的男宾全部来自上流社会,都是家财万贯的富豪,还有来自政界的各级官员,来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图一时的刺激,及别具一格的寻欢方式。每周一次的化装舞会,是他们最期待的一次聚会,在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国的风情女子,要身材有身材,有容貌有容貌,要才华有才华,只要你愿望,你随时都可以找她们玩,只要你玩得起,懂得玩,她们不介意同时服侍你,也不介意随时换玩伴。反正大家都是戴上面具在玩,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会把这里的事泄露出去,大家都玩得乐不可支,心醉神迷。

☆☆☆

林香如的视线突然被一脸不安的钟子华吸引住了。

这是一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男孩子,身材跟健美先生一样,非常可观。再看他脸红耳赤的样子,似乎被这里大尺度的表演吓住了,看样子,可能是第一次来。林香如示意旁边的领班黑玫瑰,叫她过去招呼一下新客人。

黑玫瑰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段,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笑容满面地走近钟子华。

“小帅哥,快过来姐姐这边玩!”黑玫瑰对着发呆的钟子华挥挥手。钟子华这才回过神来。他眼前一亮,一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女人在跟他说话。等他走近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位女人身上的黑色旗袍竟然也是全透明的,胸前被两朵黑玫瑰挡住了风景,腰下面被一丛玫瑰花围住了,其他部位全部是开放的。等他把视线向上移时,才发觉这位女子脸上也戴着面具,是一张狐狸面具。“狐狸精?”钟子华头脑里浮现出这三个字,他发觉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

“小帅哥是不是看姐姐长得像狐狸精呢?”黑玫瑰见他这副德性,知道他肯定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她笑得更开心了,比起那些色胆包天的客人,这位生嫩的小帅哥更好玩。黑玫瑰亲密地搂着钟子华的身子,跟他紧紧地贴在一起。她伸出涂黑的指甲,在钟子华的脸上恣意抚摸。

“你这是干嘛?”钟子华急忙把她的手推开,顺便擦了擦自己的脸。

“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玩吗?你看,你的小弟弟不听话了!”黑玫瑰看着口是心非的钟子华,有点不屑。

钟子华低头一看,果然自己的小兄弟很配合地立了起来,他这下可羞死了,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还是小弟弟听话!姐姐喜欢!”黑玫瑰边说边弯下腰,竟然低下头,解开拉链,伸出舌头就舔了起来。

钟子华正想再次推开,没想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下面向头顶往上蹿,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钟子华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势,他的身子都发麻了。脑袋空白一片,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他张开眼睛一看,发现周围全部是跟他一样的男人,唯一不同的是,别人都是一副飘飘欲仙的快乐模样,只有他好像在地狱里一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当钟子华左右为难时,一阵音乐响起,救了他一命。

“舞会开始了,我去准备一下,你在这里等我,姐姐一会再过来陪你玩。”黑玫瑰站起身来,慌张地对钟子华说,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四】惊鸿一现

☆☆☆

“胭脂红粉只能点缀青春,

却不能掩饰岁月留下的伤痕,

有什么可让我刻骨铭心,

唯有你唯有你爱人。

海誓山盟说是情深意浓,

问谁真心为爱厮守一生,

你有血你有泪淋漓尽致,

癫痫发作时的危害是什么
哪里有治疗好的癫痫病
引发癫痫的发病因素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