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超级明星系统 >> 正文

【荷塘】选择爱(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夕阳的余辉最后一抹划过巍然矗立的凯迪克大楼时,上海这座东方魔城,又蒙上了它那流光溢彩般美丽而神秘的面纱。

轻轻的微风伴着淡淡的花香,揉进人们的心扉,温馨迷人的夜生活开始了。

思雅从大楼精致的旋转门中款款走出,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铺垫的大楼广场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她轻轻摆动着曼妙婀娜的身姿,神情高雅地径直走到沿街的马路旁,稍稍停住了脚步,开始左右环顾。她适时整了整精致合身的米色套装,捋了捋额前那一缕秀发,看着眼前拥挤的人群和行走缓慢的车流,抬起胳膊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或许感觉时间还不算太晚,她放弃了叫车的念头,徒步沿着常熟路飘然而去。

她是个典型的八零后上海美眉,虽然芳龄三十有三,可少女般的面容保持着年轻女子特有的美丽。明亮的大眼,小巧红润的嘴唇,柔软而曼妙的身姿,修长的双腿,高耸挺立的胸脯微微颤动,引来不少路人回望的目光。

此刻的思雅并没有多少闲情逸致来感知这些,她的思绪还停留在下班前的那一刻:她的上司杂志社主编禾曼姐临近下班前突然把她叫进了办公室,说是有一个重要的采访,因她临时有事不能前往,让思雅替她去赴这次约。本来思雅已经和闺蜜琳达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共进晚餐,餐后还要去上海商城剧院听音乐剧,但看到禾曼姐恳求的目光,便点头应诺了下来。

转身离开主编办公室,路经茶水间时,迎面碰上了古灵精怪的同事萧逸,这个留有一头短发的“假小子”对她眨了眨眼睛,调皮地对她说:“思雅姐,又有甜蜜的约会了吧?”思雅朝她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微笑着噘了噘嘴,“要不你去?”萧逸缩了缩脖子吐了下舌头连忙摆手。思雅笑笑,她可从没这么想过,但从萧逸的语气中又似乎隐含了些什么,她没心思多想,此刻的她脑子里正急于想着要怎样去和琳达作解释呢。

沿着宽阔喧闹的常熟路走到安福路路口时,瞬间感觉走进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整条路上流泻出一种幽深与安谧,昔日的巨泼来斯路,如今的安福路,是上海最有历史的一条小马路,它积聚了足够多的文化气息,似乎连那一带的梧桐树都是被浸染着诗情画意。

按照禾曼姐给的地址,二十多分钟后思雅找到了浅藏于安福路小巷中取名为“璞素”的这家生于俗世又超然卓绝的家具店。

推门而入,一弯嫩绿的树枝勾勒出了室内的清雅娴静,每一堵半墙隔离出的都是一番写意幽境,墙上挂着遒劲有力的书法字迹。摆放的家具细细分辨,有些家具颜色中透着辗转的故事,椅脚的漆色已经斑驳,但安于室内,与线条简约的新家具融合,却又是那么的妥帖。室内没有顾客,仅有一名着工作装的店员。见思雅进来,微笑招呼着。思雅说明来意,店员指引她去了里间的工作室,想必她要拜访的人就在那里。

经过狭长的回廊,淡棕色的门虚掩着,思雅稳定了一下情绪,理了理秀发,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

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从工作室里传出来,给人一种强烈的诱惑感。

思雅推门而入,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

“请问,是荣浩先生吗?”

“我是荣浩,你是思雅小姐?”

思雅颔首微微点头。

荣浩从办公座椅上起身时,思雅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抬眼看到风韵楚楚的思雅时,一股热流浸漫了他的全身,眼前的思雅完全和他想象中的一样。

他伸出一只坚实有力的大手,轻轻握了握思雅柔软细嫩的小手,示意她到旁边沙发上坐下,平静和蔼地说:“喝茶还是咖啡?”

“白开水就可以了,谢谢!”思雅轻声应道。

思雅在棕色皮质沙发上坐下,看见前方茶几上茶具、咖啡、水果一应俱全,好似特地准备着接待来客的。

互递名片后,思雅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位儒雅俊秀而又潇洒自如的中年男子,简约的棉质衣裤看上去洁净舒适,身上似乎还带有一股木质特有的檀香味,味道很淡,闻着很舒服,就像一双隐形的翅膀,紧紧地拢着她一般。思雅心里忽然涌上一股热潮,不由自主又看了他一眼,但见他灼热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思雅一愣,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霞,忙将目光投向别处……

第二天清晨,匆匆挤上办公大楼拥挤的电梯时,思雅还有点微微气喘。杂志社在十五层,按照她自己平时的习惯,她会耐心等待下一部电梯再上,可今天她等不了。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每人都要谈一下下季度的设想方案,这关系到下一年职位的晋升,可偏偏她在今天清晨睡过了头,原本需要花上半小时的梳洗打扮,今晨只草草用了十分钟,连母亲准备好的早餐也没来得及吃。上班路上地铁很是拥挤,她在地铁口又多逗留了六、七分钟。当她踏进办公室大门时,办公室内已空无一人,她匆忙放下包,取出昨晚整理好的资料快步朝会议室走去。

思雅进去时会议刚要开始,总编禾蔓姐朝她看了一眼,思雅歉意地点了下头,轻拉椅子坐下。

会议时间有些冗长,大家都想竭力表现自己,九点钟的会议临近十一点才结束。思雅的胃里空空如也,早已经饿得隐隐难受了。

一回到办公桌前,她忙从包内找出母亲早上硬塞给她的面包啃咬起来。

“哇,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差一点迟到了,还好今天咱们的总编心情不错,不然你可惨了!”萧逸将一杯咖啡放到思雅桌前,轻挨着办公桌低头看着她,“不过还好,没有黑眼圈,我们的思雅姐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怎么,连早餐都没吃,是不是昨晚有什么故事发生呀?说来听听!”

思雅撇了她一眼,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别乱想,我能有什么事。”她的脸颊微微泛起红晕。

“你俩很闲呀,小心被逮到挨批哦!”同事小敏姐拿着蓝色文件夹经过她俩身旁时眨了眨眼笑道。

“反正又不是没批过,担心什么……”话还没说完,萧逸一溜烟跑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了。

思雅转头一看,总编正从透明的玻璃门外经过。

此时,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思雅转过头来拿起一看,一脸的愉悦。按了接听键后,未等她说话,那边已经传来一阵子叽叽呱呱的急言快语……

一小时后,思雅来到了距离办公大楼仅百米处的一家名为“东京屋”的日本料理店。这家店店面不大,但布置得十分雅致,料理现场制作,食材也很新鲜,料理师和服务生均是二十来岁的帅小伙,用琳达的话来说,就是看着也是一道养眼的美餐。在上海,高楼大厦林立的楼宇中集聚了大量的青年白领,午餐一般都需自行解决,所以很多餐馆都会推出午间套餐,东京屋里的套餐很受顾客喜欢,四十元、四十五元、五十五元的A、B、C三份套餐,各包含着一碗牛肉海带乌冬面和一份生鲜寿司拼盘。

推门而入,已看见琳达在座位上向她招手。

琳达的父母十几年前从事房产中介,目前在上海已经拥有十几套房子,这几年上海房价一路飙升,已赚得个盆满钵满,所以她大学毕业后陆陆续续找过几份工作,但都没怎么好好干长过,要么嫌这工作累环境差,要么嫌那薪酬低,说白了,一般的普通工资还没有她家一套房的租金贵呢!这个看上去在蜜罐里泡大很令人羡慕的女孩,其实也有不能言说的伤痛。

思雅刚一坐下,琳达就噘起了嘴,一脸的委屈样。思雅心里明白她的那点小心思。

“对不起了,亲爱的,这顿我来请,给你赔罪好不好?”思雅伸手轻捏了一下琳达的脸颊。

“不要,罚你这周到我那报到。”琳达一副胜利者的表情。

她俩的友谊是从进入市三女中开始建立起的,当时寄宿在校同一间宿舍,同班同桌,同吃同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她俩边吃边聊,琳达问:“昨天的采访情况怎样?”思雅轻描淡写地说:“还行。”脸颊却莫名地泛红起来,恰巧被抬头看她的琳达捕捉到了,在她软磨硬泡的拷问下,昨晚发生的一幕仿佛又呈现在了眼前。

昨晚,对荣浩的采访思雅原本打算在一小时内结束的,可没想到一打开话匣子,那个男人竟然如此善谈。

这位不久前在国际原木设计大赛中获奖的新锐设计师,从小爱好书法,未拜名门,却自成章法,店内那些墙上的字迹都是他的墨宝。骨子里透着的文人气骨。他在设计中大胆选用价廉物美的榉木,呈现大自然赋予的最为自然的纹路,不讲求色调统一,遵循天圆地方的设计思路,在直线与微微的弧线上组合着他的巧心思。他坚持每一件家具必须手工打磨。“无论是之字形曲线、翘头曲线、还是圈椅,都是用整块木料慢慢磨出这种形状的,就靠这双手。”荣浩伸出手在思雅眼前晃了晃。

时间总是在愉快的交谈中流逝得很快,荣浩突然意识到天色已晚,他好似意犹未尽,诚邀思雅在不远处的餐馆就餐。或许思雅也对眼前的这位男子有一见如故的感觉,竟然微笑默许了。

就餐时,思雅问起店内好似还有些老式旧家具,荣浩笑笑说:“那些都是我收藏的宝贝,不对外出售的。”

就餐结束前,荣浩反问了思雅一句:“你们总编没告知过我的情况?”思雅不解,摇头问道:“你指哪方面?”荣浩笑了笑说:“你们采访时一般对采访对象的情感问题很敏感吗?”思雅笑而不答。

略微停顿后,荣浩低叹道:“前几年我在国外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仅维持了两年,我们没有共同的孩子。后来分手后就选择了回国,在这儿也已经五年了。”思雅没有接口,只是轻微地点了下头。禾蔓姐可没要求她询问这方面的事情,这是人家的隐私。

用罢晚餐,时间已近九点,荣浩执意要送思雅回家,说是顺路,思雅也没好意思拒绝。

一路上两人也都没说什么。车内播放着一首舒缓的曲子。

半小时后,车子在思雅家小区门口停下。

思雅下车时,荣浩也跟下了车。在道别时,荣浩在握手时轻拉了思雅一下,思雅重心不稳,轻入荣浩的怀抱,荣浩轻触了一下思雅的脸颊。

思雅有些意外,怔愣了一下,身体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

荣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有些尴尬地笑笑,说:“不好意思,以前在国外可能习惯了,别介意啊!”

思雅说:“没关系的。”

荣浩突然说:“如果你还没有男朋友的话,可否咱俩交往试试?”

荣浩的直白,让思雅一时半会没回过神来。

而此刻的琳达早已听得合不拢嘴……

霓虹灯下的上海,街面上有着非同一般的璀璨夺目,殊不知人们生活中居住的小区其实还是比较幽静的。

今晚思雅为赶稿子加班至晚上十点,本来可以去琳达处居住的,但一想到父母每天都等着她回家,所以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思雅还是回自己的家中。

思雅家的房子是一套已经有二十多年房龄近八十平米的二室一厅,房子虽然有些老旧,但交通方便,地段极好,所以房价自然也不便宜。在上海能拥有这样的房子已经非常不错了。

和小区门卫大叔打了声招呼,思雅径直朝家的方向走去,一抬头就看见自家三楼客厅的灯光依然亮着。

她掏出钥匙打开后推门而入,客厅里空无一人,她轻轻地合上了门,在身旁鞋柜里取下脱鞋穿上,刚直起身,就看见母亲从卧室里走出来,满脸慈爱地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包包。

半小时后,思雅从浴室里出来,看见母亲还在客厅里等她。

母亲端上一盘水果、一杯牛奶,放在茶几上。

走到思雅身边理了理她还未干透的头发,轻声叹息道:“整天如此忙,什么时候该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呀?”

思雅撅起嘴,伸手挽住了母亲的胳膊,低头埋进母亲的怀里,娇嘀道:“我不嫁,陪妈一辈子!”

母亲佯装生气,轻轻拍打了一下思雅挽着的手背,“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一个家庭对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那可比一份工作还重要啊,你现在不是23岁,是33岁了,该找个人来替我们心疼你啦!”

思雅喝了一口母亲递上来的热牛奶,抬起头理直气壮地说:“前段时间我在网上还看见了一篇父亲写给女儿的信,那位父亲说,如果没有遇见真心对待自己女儿的人,情愿女儿待在闺中。”

思雅的脑中瞬间闪现一身影,那便是自己的好闺蜜琳达,那个仅仅拥有两个月实际婚姻便从婚姻的幸福天堂断崖式跌入地狱里的女人。两年前,琳达亲眼撞见自己那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新婚丈夫和他人苟且的画面。当时琳达的心像被挖空了一样,她的人生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胸中涌出一股无名的力量,她用足全身的力量,挥起手给了那个男人两记清脆的耳光,而后便夺门而出。思雅永远不会忘记相拥哭泣的夜晚琳达那个伤心欲绝的眼神。两个星期后,琳达结束了短暂的婚姻,恢复了她那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享乐生活。思雅知道,琳达心中的那个伤疤还未真正愈合,两年来尽管她的身边不乏有追求者,但至今她没有重新尝试着去开启新的爱情之门。

“妈,如果找不到我如意的男人,我情愿单着!”思雅说完后朝母亲耸耸肩吐了一下舌头,缄口不言了。

近年来,上海在各区形成了很多大型的商业广场,这些集休闲娱乐购物美食于一体的经营方式喜得年轻人的喜爱。每周末的夜晚,思雅和琳达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都会相约一起玩玩吃吃逛逛。

青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较好
癫痫病有哪些病因呢
癫痫病是怎样的症状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