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型粉碎机 >> 正文

【丁香·幻】何日彩云归(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银装素裹的北国风光对于张彩云来说也只是个传说了。每天下班回家闲暇之余看着同学、朋友发的雪景,她只有羡慕的份。看着单位门口那熟悉的蛋黄花树叶子渐落,张彩云觉得那横斜的枝桠仿佛一群梅花鹿的鹿角。

儿子王子璇快放学了,张彩云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思索着如何跟老公王伟开口,小学同学纷纷要求元旦聚会,张彩云推脱不了,看看王伟的态度再定。如今全中国的人南来北往买票是个大难题,尤其是节假日,一票难求。她记得表弟读书时好不容易买到站票,一上车车厢竟然是空的,他告诉表姐张彩云,他都懵了,不是说连座位票都没有吗?张彩云只叹息,不明白呀,黄牛党太厉害了!现在她得尽快争取老公王伟的同意,提前买往返的票。

有个孩子读小学,也是累坏了做父母的。学校美其名曰学国外的学校,把小学生一天在校内的时间控制在几小时之内,有的学校下午四点左右就放学了。张彩云在王伟的同学的公司打工,特殊待遇就是:允许她下午接了儿子送到托管班,再返回单位上班。打工的年轻人都来自农村,没有城里人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像他们在城市有房、有车、身边有父母帮忙照看孩子。

一夜风雨的洗礼,街边紫荆花凋谢了许多,挂在树上的花儿张开五个花瓣儿,在风中瑟瑟抖动。校园外聚集了很多老人,已有一个班的学生在班主任的带领下排着不太整齐的队伍走出了校门。

张彩云身着一件橘黄的收身的呢子大衣,配上一条有橘黄波点的丝巾,站在紫金花树下。她皮肤是象牙色的,单眼皮的眼睛因涂了眼影显得神采飞扬,鼻梁不太挺,在表妹向小倩的指点下用妆容掩盖了不足。今天上班前她特意涂了橘黄的唇膏,以和衣服的色彩相配。一阵冷风吹来,她裹紧了大衣,把丝巾塞进领口。她在一群老人堆里站着,简直是鹤立鸡群。

看到班主任那高挑的身材,张彩云知道儿子要出来了,她赶紧走了过去。

矮小的儿子王子璇背着那蓝色的书包走在队伍中,看见张彩云就说了声“老师再见!”头也不回地跑出队伍。张彩云抱住奔跑过来的儿子,问道:“子璇,今天想妈妈了吗?”

王子璇吸了吸鼻子,说:“没想,我和同学下课玩呢。上课了老师说不能开小差,我不敢想你。”

张彩云乐了,摸着儿子的头说:“儿子真乖,我还怕儿子想妈妈呢。”

王子璇拉着张彩云的手,不停地摇着说:“妈妈,今天可以不送我去托管班吗,我想和你早点回家。”

张彩云疼爱地看着王子璇那大大的蓝蓝的眼睛,说:“不行,我还要赶回去上班。你乖,在托管班和小朋友玩吧,我早点来接你。”

王子璇就说:“那不上学了,可以带我去公园吗?”

张彩云刮了一下王子璇的小鼻头,说:“等你爸爸周末有时间了,我们就去吧。”

王子璇开心地把书包塞给张彩云,一蹦一跳地往前跑,说:“我要去划船,我要去看恐龙。”

来到一个大院子的一楼,托管班已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孩子。张彩云把王子璇交给阿姨就准备离开,赶回去公司上班。

张彩云回头看了看王子璇那小小的背影,寻思儿子和他爸爸长得真像,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王伟个头不高,皮肤白净,一头浓密的黑发剪成平头,他眼眶深凹,典型的浓眉大眼,五官立体感很强。张彩云听婆婆说王伟的父亲四十多岁就已经开始秃顶了,她担心王伟年老了也秃顶,老人们和小品里的演员说过:娘矬矬一个,爹秃秃一窝。张彩云现在特别注重给王伟和儿子王子璇的饮食搭配,粥里面都会放上黑米和核桃,她要让他们父子俩有一头浓密的黑发,让他们的秃顶来得更迟一些。

夜晚回到家,安排好儿子进房睡觉,张彩云来到小小的客厅,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王伟说:“王伟,我们小学同学元旦节会聚聚,我都有点想去了。”

王伟回头看了看穿着天蓝色纯棉居家服的张彩云,说:“元旦节好冷呢,别去了,到时人也多,路上来回奔波,太累了。”

张彩云拿起一张餐巾纸把儿子扔的小纸屑、掉的饭粒捡了起来,丢到纸篓里,说:“我想去嘛,暑假我带儿子回老家,遇到儿时的玩伴李红英,她说起村里的一些趣事儿,我都羡慕得不得了。你知道吗?她一见面就聊的是我们小时候在学校元旦演出的事儿,她还说和村里的姑娘、媳妇们都成立了演出团,常常表演节目。她说得我都想回去参加演出了,那时我们一块儿长大,一起在元旦晚会上表演节目,多开心啊。”

王伟看着张彩云有点发胖的身躯,说:“要演出,那还得减肥,多辛苦。你还是安安心心待在我和儿子身边,上班挣点钱,又照顾了儿子,一举两得。”

张彩云瞪了王伟一眼,说:“你就这点出息,你不知道多赚点钱,让我也像李红英一样在村里跳跳舞、上上网,过那舒坦的日子。”

王伟逗张彩云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认命吧,你就是打工仔的老婆,看看十年后能有福气当当老板娘吧。到时像我们看过的书中描写的那样,用你那油指头划一下工人的碗,或者像包租婆一样神气地要收房租。哈哈。”

张彩云乐了,说:“去你的,我要当老板娘,也是要当最有气质的老板娘。每天拿着坤包在大商场逛,或者在美容院、健身房待着。”

王伟说:“有志气,有抱负,还有点虚荣,不过我听着好励志呀。”

张彩云咯咯笑着说:“女人要有点虚荣心,虚荣就会逼迫老公去赚钱,对老公有促进作用。坏老公都是贤惠的女人惯出来的,你不信,问问你的女同事。我同事说女人凶得像恶鸡婆,老公就很文雅,女人温柔似水,那老公要么脾气暴躁,要么在外面沾花惹草。”

王伟急忙答道:“别信你同事的话,什么歪理论,别到时把你引到邪道上去了。我打着灯笼才找到你这个集温柔、善良、貌美为一体的好老婆,最后被她们教唆成母老虎似的老婆,我可惨了。”

张彩云乐得只打王伟的手臂,说:“我就要听她们的话,我要成为河东狮吼那样的恶女子,说一声让你朝东你不敢朝西,那多威风。”

王伟笑了,说:“你不会的,你的文雅是与生俱来的。我众里寻她千百度,她在灯火阑珊处,不至于苦苦寻找的女子竟然最后是个泼妇吧?”

张彩云说:“女人的温柔决定于男人呀,微信里的一篇文章总结得好,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一定有一个很疼爱她的老公;女人面部憔悴,一定是心中没有爱,至少老公没有给她完整的爱;女人穿得寒酸又憔悴,一定是老公挣钱不多,她得打拼养家糊口。你看看,这不是我同事说的哟,是别人总结的呢。”

王伟作可怜状说:“彩云,把微信删了吧,我太有压力了,你们女人天天看这些文章,我都有上刀山下火海的感觉了。”

张彩云噗嗤一笑,说:“不删,这里有好多心灵鸡汤的文字,我要看。还有我的微信群里有好多老乡、同学,常常语音聊天,以解相思之苦,哦,不,说错了,是以解思乡之苦。”

王伟立马追问:“你说清楚,你相思谁呀?你可不能有秘密瞒着我。”

张彩云佯装生气,噘着嘴说:“没听出我说快了,纠正了口误吗?我相思谁?我想家了,我想我爸妈了。跟着你背井离乡住出租屋,还受你的气,我明天就带儿子回去。”

王伟急得连忙哄她,说:“开玩笑呢,你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可别把儿子带回去,我就成孤家寡人了。”

张彩云继续得理不饶人地说:“想让我开心,就同意我元旦节回去见见我的小学同学。来回就几天时间,我有好多年没见过他们了。”

王伟不急于表态,磨磨蹭蹭地说:“这个嘛,得容我再考虑考虑,你让我一个人带儿子,你就放心?”

张彩云笑了,说:“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是他亲生父亲,你还拐卖他不成?说定了,我要回去,明天我就去订票。现在全国人都爱旅游,搞得买票很难,我得未雨绸缪。”

张彩云缠着王伟表态,王伟继续推脱,以达到不让她回去的目的。张彩云心里嘀咕得用美人计了,否则王伟不会答应。张彩云靠在王伟肩上,盯着王维的眼睛,说着令王伟心醉的话语。王伟看着自己在张彩云瞳孔中的自己,嘴里说着不能回去,心里已被张彩云的温柔融化了。

玫红的三角梅如一片彩云一样开在天桥、路边,大榕树的小果子隐隐约约挂在树梢,张彩云约表妹向小倩出来陪她买衣服,为回老家作准备,人靠衣裳马靠鞍,她得打扮得美美的回去。她们来到价廉物美的女人街,那里的服饰都是国际大牌的A货,张彩云和表妹看到有时尚书上推出的最新款,就爱不释手。

一件有着数码花卉的彩色裙装穿在模特儿上,张彩云摸了摸面料,觉得如丝滑般柔软,立马叫服务员拿了大码去试穿。张彩云从布帘走出来时,向小倩眼前一亮,赞美说:“表姐,太美了,不亚于贵妃出浴呀。”

张彩云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鸡蛋里挑骨头,似乎看到腰部的赘肉若隐若现,她懊恼地说:“面料太软了,裙子随着身形走,暴露了身上的缺点。看来中年女人只能穿面料硬一点儿的服饰,否则没有杨贵妃的丰腴之美呀。”

向小倩咯咯笑了,说:“表姐,你太挑剔了,你的身材是丰满型的,不会有人注意细小的缺点的。要真太瘦了,也不好看,古代的赵飞燕只是传说,现实生活中瘦成那样,会很吓人的。”

张彩云在镜前走着猫步,拍着自己有点粗的腰部,说:“穿衣服有讲究呢,丰满的女士不能穿针织系列和软面料的外套,拍照时会放大比例,让你成为胖大婶儿的。尤其一些无聊的家伙用手机放大了看照片,让你的缺点无所遁形,很尴尬的。记得有一次晒美照,我穿了一条修身的花裙装,有个好友就放大照片挑毛病,说裙子花朵太大,花卉图案太杂,我恨不得立马删了他。”

向小倩听了,笑得直不起腰来,说:“有这么逗的人?别理他呀,好不好看,对着镜子一照就知道了。不过,你说得有道理,照片都会把比例放大,让人显胖,所以国际模特儿纷纷减肥,有人为了上镜都得了厌食症。曾经看过一个瘦得皮包骨的模特儿的报道,看起来挺可怜的。”

张彩云拿了一件质地硬一点儿的有鹦鹉图案的高腰套装走进布帘,向小倩看着镜中自己的身材,一惊一乍地说:“表姐,我最近也长胖了,从今晚起我不吃晚餐了。”

张彩云亭亭玉立站在镜前时,向小倩惊喜地叫道:“就买这套吧,高贵典雅,外面寒冷时套件毛呢大衣,室内热时脱下大衣。这衣服裙子设计得真好,适合你的身材。”

张彩云要向小倩看看背部的线条怎么样,向小倩说:“衣型设计得不错,包裙展示了你的优点,从侧面看几乎是S型的线条了。表姐,买这套吧。”

张彩云穿上自己的皮靴,要服务员搭了一条丝巾,在镜前旋转着,向小倩说:“表姐,你要翩翩起舞呀,别犹豫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烫着钢丝头的服务员也附和说:“我们的货只走款不走量,卖了就没有了,补不到货的。”

她们二位说得张彩云心痒痒的,张彩云看着自己丰满的胸部,说:“这款的大码我竟然能穿,只有欧洲版的适合我,小倩,那就买了?”

向小倩赞许地说:“女人要对自己下手狠一点,买了。此时不买更待何时?这女人街的衣服还真是适合你呢。”

张彩云再次摸了摸最先试穿的那件软面料的裙子,略有遗憾地说:“还瘦十斤,就可以买这件了。我好喜欢这种面料的裙子,走起路来裙角飞扬,有一种飘逸的感觉。可惜年龄不饶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只是美好的往事了。”

向小倩拿着一根丝巾围在脖子上打蝴蝶结,头也不回地说道:“别瘦太多,会显得憔悴的。我们单位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同事,自从减肥成功后,身材是苗条了,从背后看像二十几岁的女孩儿。可回过头来,会吓你一跳,涂满脂粉的脸上皮肤松垮垮的,过不了几年,就是一脸菊花状的纹路了,那就真是笑成一朵菊花了。”

张彩云笑着说:“就你说话夸张,不至于老得那么快吧?看来我不能极速减肥了,与其一脸皱纹,还不如做个圆脸盘的胖大婶儿。”

向小倩回头看了看张彩云那有点双下巴的脸庞,笑着说:“表姐,你做做面部操,消除双下巴,你的脸型很美,不用减肥。急速减肥皮肤会变黑。你知道吗?我同学现在后悔死了,她本来皮肤就不白,减肥后都是昨日黄花的模样了。为了显得精神点儿,她涂脂抹粉,哪知效果恰恰相反,皮肤都成瓦灰色的了。加上她爱扎着个高高的马尾,一点儿刘海都不留,头发又扎得紧,把前额的头皮都扯得紧绷绷的,看着似乎青筋都露出来了。”

张彩云乐呵呵地说:“不愧是教语文的,你这一描述,我都不敢减肥了。小倩,我回去参加小学同学聚会,给我支招吧,有人说同学聚会,心态各种各样,我怕自己不会应付。”

小儿癫痫发病率是多少
癫痫治疗的几种方法
儿童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