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司投稿文章 >> 正文

【看点】爱与恨(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今天又被老板骂了,林一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感觉今天和往常有点不一样。她盯着沙发看了十秒,哦,原来是父亲没有在沙发上躺着,而是坐在凳子上写写画画些什么东西。

往常一回来,父亲不是躺在沙发上看小说,就是半躺着,一边抽烟一边看小说,晚上就在沙发上睡觉。除了上厕所,别的时候再没下过地一次,你说什么刷牙洗脸,洗澡,这些全没有。这让林一很受不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父亲年纪大了,找不到好工作,也不愿意出去工作,待在家里靠着林一工资也够生活了,于是刚毕业的林一就开始承担一家人的生计。

“一一,这么早就回来了。”厨房传出母亲的声音,并掺杂着炒菜的声音。

“嗯,妈妈,有饭吃了没?”林一回答了一声,有点好奇地过去看父亲在写什么东西?只见上面写的是建房多少钱,买家具什么的多少钱。林一心里一惊,父亲一直想在老家建房,但是身上只有十万的积蓄。对于日益上涨的物价,这点钱刚够建一个一层土坯房,所以这件事一直耽搁了下来。现在怎的又开始计划了?难道父亲还偷偷藏了其他的存款?林一在心里想着,就连母亲叫她去厨房端饭菜也没听见。

“爸,你打算建房子了?”

“嗯!再过几天我就回去建房子,从小你就想着有自己单独的房间,马上就可以实现了,高兴不?”父亲兴奋地说道。

“可是我们家哪来那么钱?亲戚们也没钱借给我们呀?”

“嘿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等着住新房子吧!”父亲露出了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脸上的畅快的笑容。

林一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爸,我来设计建房的图纸吧。”

爸妈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了,只怕是早就存够了积蓄,又怕自己大手大脚的花掉,所以只告诉自己只有十万的存款呢。林一开始在心里计划着,怎么布置自己的小房间,遥远的梦似乎变得触手可及。

这个中午,父亲抽烟的气味还是影响到了林一的午觉,但是她却不觉得生气了,用被子捂住鼻子,脑袋里想着应该怎样布置自己的房间,甜甜地睡去了。

这几天上班,林一都在网上看别人的建房图纸,再结合自己的实际设计房间布局。其实这些她也不懂,她只是喜欢这种感觉,能够自己设计出一件东西的感觉,哪怕这个东西并不那么好。

今天终于画好了两层别墅的图纸,林一拿着图纸兴冲冲地回家。如果爸妈同意,就这样建,以后自己家就是村里最漂亮的房子了。

刚到走廊口,家里似乎传出了谁在说话的声音和抽泣声。突然一声惨叫,好像是爸爸的声音!林一心里一惊,又是害怕又是担心,林一放慢了脚步,轻轻地靠近门口,透过门缝向里瞧。

“林峰,你别以为你死不承认,我们就不知道那笔钱是你拿的。关键是你拿了那笔钱也就算了,你怎么还把华子给杀了呢?你知道我培养一个得力的助手有多不容易吗?我劝你乖乖的把钱拿出来,我还能给你个痛快。”一个冷酷的声音说道。

“我,我真的没拿你的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好几天没出过门了。”父亲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似乎有些虚弱。

听到父亲的声音,林一的心在揪痛着。哪怕她讨厌父亲的很多行为,但是她还是不想任何人伤害他。

“你还真以为我们没有证据就不能对你怎么样了吗?我这个人,想要处罚一个人,只要直觉就够了,不需要什么证据,我可不是警察局那帮吃闲饭的家伙。”那个人的目光冷冷地看着父亲,仿佛在看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体。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们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你们这样会有报应的!”父亲大声地说着,但是声音却有些含混不清。

“没想到你这嘴可真够硬的。算了,那笔钱我也不要了,反正华子也活不过来了。安子,你把他们给处理了吧。”那个人瞟了一眼坐在一旁哭泣的母亲杨晓芬,和瘫倒在地的父亲,突然没了折磨他们的兴致。

“晨哥,听说这小子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不如我们把他女儿抓过来,看看是他女儿重要还是钱重要?”一个中年大叔的声音说道。在门外的林一一惊,收回了正准备拿钥匙去开门的手。

“恩,去查查他女儿在哪里?”

林一大惊,手拽着包包,脚步虚浮地离开家门。到了楼下,才敢打电话报警,却只敢说是家里来了抢劫犯,别的再不敢多说。

她终于辨听出了那个人的声音,萧牧晨,晨阳集团的总裁。他年纪轻轻,不过30的年纪就已经掌握了B市的经济命脉。在这之前,萧牧晨是林一的偶像,白手起家,成为B市第一经纪人,更在全国都能排上号,是多少创业者心中的神。他的访谈,他的采访,她从没错过过。也却从来不知,那个著名的慈善家还有这么黑暗的一幕。

林一慌不择路,不知道该逃往哪里?在B市这个地方,说萧牧晨一手遮天也不为过,自己又人生地不熟,该去哪里?又想着父亲前几天反常的行为,心里越想越害怕,只希望警察快点赶过来,哪怕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让他们放过自己的父母总是好的。

林一想到要马上逃走,但是想到还在家中生死不明的父母,怎么也狠不下心来走来。只得找个角落默默地偷偷地看着,一边看着那群人什么时候从家里出来?一边想着警察什么时候才会过来?

突然,萧牧晨带着一群人过来了,林一吓得赶紧躲到一边。终于,他们过去了,并没有发现林一,离得有些远,林一断断续续只听见几句,“他女儿……附近……上班……一定抓住……”

“给我分散去找找,现在正好是她下班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在附近找到他。”萧牧晨手下的安子突然大声说道。

林一吓得瑟瑟发抖,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却见搜寻的人还是离自己越来越近,在林一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然出来一个人,拉着林一进了旁边的大门。终于躲过了那伙搜寻的人。

林一定眼一瞧,原来是萧牧阳,萧牧晨的弟弟。心里一阵恼恨,狠狠地挣脱还拉着她手腕的手吼道:“放开我!”

“嘘,别说话,别被他们发现了。”萧牧阳把手指放在林一的嘴边,微笑着说道。

林一瞪了他一眼,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萧牧阳说:“我出去看看,你在这待着别乱走。”

林一点了点头,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

等了几分钟,萧牧阳甩着外套过来了说:“出来吧,他们走了。”

林一赶紧出来,就往家里跑去。

“哎,我哥为什么要抓你啊?你怎么得罪他了啊?难道是他看上你了,你不肯?”萧牧阳在后面跟着,嘴里不停地问着。

林一无暇顾及其他,只一个劲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走到楼梯口,一阵血腥味传来,林一差点瘫软倒地。萧牧阳眼疾手快地护住了她,费尽全身的力气,林一终于走到了家门口。只见家门大开,父母都躺倒在血泊里,他们的眼镜睁得大大的,还向门外望着,好像在盼望着什么?

林一脑子一哄,血气直往上涌,哭也哭不出来了,软软地倒了下去。萧牧阳赶紧抱住她,邹了邹眉头,一手抱着林一,一手掏出手机来打电话。

“哥,你们今天又杀人了?”

“牧阳,你别管,他们死有余辜,吞了我的钱,杀了华子,还死不承认,现在那笔钱也还没拿回来。”

“你怎么确定华子是他们杀的?你问清楚了吗?华子身手那么好,他们会有那么厉害?”萧牧阳是知道自己的哥哥对华子有多看重的,钱的事不提,华子的死却等于断去了哥的一臂。

“前几天华子代替我去跟山鬼交易,山鬼的人想黑吃黑,华子带着钱逃了出来。虽然受了点伤,却不致命,可是他最后死在了那个小区的一个巷子里。我们的人查了几天,就是林峰杀了华子,拿走了那些钱,你还觉得他无辜吗?”

听了哥哥的话,萧牧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边是怀里可怜的女孩,一边是自己的亲哥哥,心里矛盾着。他想了想,又打了个电话。

“杨飞,帮我到林园小区B栋502处理点事。”

林一昏睡着,梦里一会是自己家住上了新房,一家子高兴的面孔;一会是父母惨死在自己面前的面孔,而她就在一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全身的肌肉仿佛僵住了,她好想过去说一声不要,不要对他们这么残忍。但是她动不了,她挣扎着,挣扎着,终于可以动了。“不要!”她突然立起身来。

旁边正对着电脑的萧牧阳转过身来问:“你醒了?饿不饿?”

林一有些茫然地看着他问:“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了,我爸妈呢?我好像梦见他们出事了,我得回去看看。”林一说着,掀开被子,往床下走去。

萧牧阳大步走过来,抓住林一的手说:“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件事,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请你积极一点去面对。”面对有些神志不清的林一,萧牧阳冷静地劝说道。

“你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林一茫然地望着他。

“你……算了,你不记得就算了。总之,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别乱跑,我哥的人还在四处找你,只有这里是安全的。”萧牧阳有些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原来,萧牧晨认为:钱不重要,安子死了也不是要命的事,最要命的是他发现山鬼与警察里外合作,把这些年他的犯罪证据拷贝到了一个U盘里。山鬼本来是一起放在装钱的箱子里,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得把犯罪证据送到警察的手里,却没想到被机警的安子发现了端倪,最后他们的阴谋毁之一炬。可是U盘,却不知所踪。翻遍了林峰的家,找到了现金,却没找到那个U盘。萧牧晨说很有可能在林一身上,她必须找出来,而且不能有活口。

这些天萧牧晨一手掌握了B市的经济命脉,没有黑道上的势力,哪里会有这么一帆风顺,想让他倒台的人多得是。可是他从来没有亲手做过什么?全是手下代劳,没有人可以抓住他的把柄,唯一的把柄,就在那个U盘里,那个致他于死地的把柄。

林一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突然泪如雨下:“我想起来了,是你,是你哥把我爸妈害死了!你陪我爸妈!”林一挥起拳头,向萧牧阳砸去,眼神里带着野兽般想吃人的光芒和失去一切绝望的神色。

“你打吧,虽然你爸妈犯错在先,但是我哥这么做确实有点过分。如果你打我能好受点,那就使劲打吧。”萧牧阳看着她,任由她的拳头狠狠地落在自己身上。

“我爸妈有什么错?有什么错可以严重到杀了他们?”林一流着泪水拍打着萧牧阳。

“你爸妈杀了人,拿走了我哥的钱,还拿走了一个很重要的U盘,你知道吗?我哥现在让人到处在找你,只要你走出这个房子,不出一天就会被人发现,如果你知道那个U盘在哪里?你告诉我,我去帮你向我哥求情,只要你没看U盘里的东西,他一定会放过你的。”萧牧阳抓住她的手,温柔的劝说着。

U盘?林一的大脑有些混沌,顿时想起来前几天正好在桌子上看见一个漂亮的U盘,她就拿去公司了,想在没事的时候下点电影回来给妈解闷。对了,U盘!现在应该在包里,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林一突然冷静下来说道:“我要回去看我爸妈。”她说着就挣脱萧牧阳的手,去拿床头柜上的包。

“你爸妈我已经让人帮忙送到殡仪馆了,你不能就这样出去,我哥的人正在四处找你。”她伸出的手又被萧牧阳拉住了。

林一回过头凝视着他,同样的兄弟,这差别怎么这么大呢?以前看节目只觉得这兄弟俩一个冷酷,一个是个温暖的大男孩。现在看来,这兄弟俩除了性格,心肠也是一个好一个坏。只是谁知道他是不是假装的温柔来迷惑自己的呢?总之,目前一切得小心行事,总有一天,她要为父母报仇。

“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我想见他们最后一面。”林一的眼里充满哀求的眼神。

“爸!妈!”看着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正推着他们去火化,角落里的林一狠狠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眼泪自眼角边划过,漫住了眼睛,却怎么也止不住。紧握的右手让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直觉得做了一场噩梦的林一终于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梦,她真的再也看不到她的爸妈了。

看着在一旁盯着来往人群的黑衣人,林一的眼睛像淬了毒一样盯着他们。她就说萧牧阳为什么能那么容易就把他们送到殡仪馆,原来萧牧晨早就在这里布置了眼线,就等她的出现。林一的心里从来没有那么恨过,恨萧牧晨的心狠手辣,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感觉她快要爆炸了,那种恨不得毁天灭地的心情快要将她的胸腔挤爆。

眼睁睁的看着父母被火化,装进坛子里。林一那颗血淋淋心仿佛被放在了油锅里,反复地煎炸着,直至虚无。

萧牧阳看着那个满脸眼泪和鼻涕的女孩的侧脸,突然觉得哥的心肠有点硬,仿佛第一次觉得哥的决定是错的。他搂住了她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心底划过一声叹息。

“别碰我!离我远点!”林一转过头狠狠地瞪着他。

萧牧阳默默地拿开手,在离她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站着。

重新回到萧牧阳别墅的林一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报仇,哪怕和敌人同归于尽。她不知道萧牧阳为什么要帮她?但是她知道他是一个很好的利用工具。

持续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
陕西治疗儿童癫痫医院好吗
癫痫发作如何治疗好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