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能养狗么 >> 正文

【丁香青春】信(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来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找我的堂弟帮我忙些琐事。堂弟住的地方叫柳庄,我曾经居住过,后来我因为工作就搬到外地了。

我和堂弟正在一家小饭馆吃着饭,这时不远处传来由唢呐吹奏出的哀伤的曲调声。我越过窗口望去,两排头戴白布帽,身穿白丧服的人,他们的腰间还勒着一条长长的白布带。在他们的中间一辆车上拉着一口做工很简单的棺材。上面的油漆涂的不是很好。最显眼的是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带着哀愁的小脸,冻得红红的。

“死的人是谁啊?”我问。

“山强啊,这人你还记得吗?”堂弟咽了下饭问。

“什么!我记得我离开这儿时,他干活时看着像头牛。怎么死的?”

“肺结核,可怜的人。”

“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堂弟向我叙述了这件事。加之我之前知道的,才还原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七十年代初,柳庄有对新人结合。男的叫山强,女的叫小敏。男的曾念过几年书,有些文化。女的却连字也不识几个。山强从小父亲就死了,母亲丢弃了他,他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后来就连爷爷也离世。独自一人的他到了外地找些活做。小敏也就是在外地认识的。他们的婚姻美满幸福。自从结婚后就过着男耕女织般的田园生活。

村民的眼里,他们是令人羡慕的,叫人祝福的。他们之间的爱情像蜜蜂采蜜那般勤劳而却甜美的。像他们家门前的那颗老槐树那样稳固。他们有了孩子后生活就更加的辛劳,感情同时也更加的深厚。孩子也沉浸在这份和谐与快乐的氛围中。

但是,孩子大概五岁那年,不知为什么?女人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脾气变得暴躁,性格变得抑郁寡欢。她开始对自己的丈夫变得冷漠。男人不知为何。每次想问问她。可是她都用一种打骂甚至摔东西来作为回答他。但对于孩子的疼爱,她比以前更加疼爱了。山强常常独自一人在一间小屋里抽着烟。他在思考,想弄清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好。有时怀疑她是不是变心了。

终于妻子带着一种无端的愤怒和他告别了。她没好声地告诉丈夫自己回娘家了。可能不会回来。山强当时就慌了神。她的娘家很远很远,连他自己也没去过。但是执拗的妻子还是离开了他们。他久久的望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流下了眼泪。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个月一个月的流逝。又是一年的秋天。天空整天灰蒙蒙的,秋风吹过,天气变的凉了,树叶飘落了,树林光秃秃的,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凄凉。

对于他来说是个丰收又忧伤的季节。他白天精心的照料年幼的孩子,偶尔会带着儿子去田间干农活。干活能让他暂时忘记一切。可是到了深夜,那种孤单的思念盘踞着他的脑海。他常常独自跑到外面抽着烟,竭力的想知道为什么妻子离开他们。一个好端端的家,突然就这样了。直到他忍不住的咳嗽才不再去想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时,就会点上蜡烛,看看他的小儿子。孩子睡得很香,小胸脯一起一伏的,那小小的圆脸带着一点红晕。酒瓶口般大小的嘴闭着,偶尔会从嘴角撇出微笑。孩子在做美梦呢。他用好久没刮胡须的嘴吻了一下孩子,才安心的睡去。

十一月份,他收到了一封来信。是妻子的来信。信的内容大概这样说的:强子,我在娘家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我无意害死了一个人。至于这件事我不想再提!信是我请别人代写的。我只想告诉你。强子!我不知在这里呆多久。十年?二十年?也许这辈子没有了自由!强子,我只希望你不要等我,从新找个人结婚过日子。不要苦了自己,更不要苦了孩子!不管怎样千万不要再对我有所思念。也不要来看我!

山强看了看信封的地址和邮编,确实是来自她娘家。但信封上还印有干了的泪渍。他抬起头思索着,咳嗽了一会儿。拿出笔和纸回信了。

亲爱的小敏:

能得知你的消息,不管怎样,我很开心,也看到了希望。你不要难过和担忧我和孩子。孩子很健康,只是他常常会问我你去哪儿了?我会告诉他你去了外婆家了,去做一件了不起的事了。孩子总是这样。不过你不必牵挂。孩子要不了多久就会忘记的。

至于你,要我永远放弃你离开你。我告诉你,休想!不论怎样,我们永远愿意等你,希望你努力改造,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出狱。我和孩子期待和你的团圆!

爱你的山强

十一月五日

他小心的将这封信装进信封里,写好邮编地址寄了出去。回来的路上他自言自语地埋怨起自己来:自己还有好多话要说的,尽然给忘啦!唉!看来你老了……

就这样他一路上叽叽咕咕,有时摇摇头,有时又摸摸自己的胡须笑了。

自从这封来信,他整个人也活跃了。每天精神是那么的抖擞,全身透着一种力量。他现在对生活变的积极乐观了。里里外外的每件事他都做的井井有条。虽然他有时感到胸部不适,但他一点没放在心上。

是啊!就像他说得——看到了希望。堵在他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不用在去想别的了。他知道妻子还是爱自己的就够了。这种情形下,他明白自己应当给予她内心一种精神依靠,即使现在等待也变成了一种幸福的等待。就这样日子在盼望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第二年的春天来了。破旧房屋的周围的花花草草都在慢慢苏醒。不必说田间长的嫩绿嫩绿小麦,也不用说他家门前那颗老槐树长出了槐花,就连他们当年一起栽种的桃树,现在也开了花。虽然天气仍然还有些冷。但他总算看到了希望。

一天傍晚,他刚忙完家里农活。带着儿子在田间的小路上看看麦田。远远的向他们走来一位年迈的老人。他停下脚步,皱着眉头望去。然后激动的走过去,久久的端详着这位老人。最后紧紧的拥抱老人。喊了一声“妈”!

他和老人只见过一次面,还是在和她女儿结婚时,才见的面。那时候的她看起来也没现在这么衰老啊。可能是为自己女儿的事让她难过伤心吧。不管如何一定要好好的孝敬才是,毕竟自己世上也没有别亲人了。他心里想着,把老人搂得更紧了,眼泪也落了下来。当老人望着山强旁边从没有见过面孩子时,眼睛模糊了,也落下了眼泪。他们一起往家里走,一边聊着天。

“妈,岳父不在了,因该多注意身体才是呀!”

“强子,你过得好吗?妈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啊,自从敏儿她……”老人哽咽了,眼里充满了泪水,但没有流出。当山强看她时,于是老人哀伤的面容变成慈爱了,从满是皱纹的脸上挤出了微笑。

“妈,你放心只要她好好的在那里表现,法律会宽容的为她减刑的。我们会等她的。只是你身体不便,不应该过来的啊!”

听这话,老人的眼泪还是落下了。好久她才勉强得笑了笑说:“她要我来看看你和我的外孙。敏儿希望我来照顾外孙,帮忙做做家务,这样你也可以忙完田间农活时可以出去挣些钱来补贴家用。这是她给你的信。”

 说完,老人用满是青筋的手,颤抖的从布包里掏出信来。递给他,然后凝视着山强。这时,山强看了老人一眼,老人像是受到惊吓似的马上把目光移到外孙身上。

晚上等孩子入睡后。山强走到另一间破屋子,才把信拿出来看。看完信点着一只烟时,他才发现老人早以站在那里久久地望着他。

“强子,孩子由我照看,忙完田间农活就去别的地方转转,不要总呆在家里。你日子还长着哩。如果找到适合自己人的就从新组建家庭啊。再说,小敏也不希望你这样吗?”老人走到山强面前低下头说。

“怎么了?妈!你们为啥都这样说呢?她又不是犯的死罪!还会有出来的一天啊!”山强带着鼓励的口气,和蔼地笑了笑。

“不用等她!就算她出来,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孩子不能没有妈,不是吗?”老人开始有些愠怒地说。

“不论多久,我们都愿意等!”

“你们!哼!孩子不懂事,你不能代表孩子的观点!我希望你弄清楚!”老人态度变得强硬了。

“孩子?呵!没有谁比小敏更合适做孩子的妈妈了。”山强带些生气地说:“她是你女儿!这点你要搞清楚才是!难道你不希望我等待小敏吗?难道……”

“不希望!小敏也不希望!你不要再执着了!”老人几乎吼了起来。

“哼!你这做母亲的,也太……哼!”山强怨恨的看了老人一眼出去了。

虽然如此,但山强还是毫无怨言地去照顾祖孙俩。白天老人照看孩子,他就抽出更多的时间做活。不论在田地里,还是到小镇上,或者更远的城市,他晚上都赶回来陪他们一起吃饭。但是到了深夜,山强总是跑到很远处,拍着胸部咳嗽着。尽管母亲的那些劝说致使他的内心很是不愉快,但他还是不希望母亲看到。还有那些他收到的来信,内容都是希望他忘记她、离开她。这些劝说不仅没有打倒他那颗等待的决心,反而更加的加深了他对小敏的爱。他也更坚定了那份永远的承诺——永远愿意等你!

老人呢!每天看到这个胡子邋遢的男人,整日甚至整夜不知疲倦的忙碌着,内心也涌起一片怜悯。常常用那干枯的手抹着泪。孩子有时也会问:“外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呢?”老人这个时候总是对着孩子笑笑,然后紧紧地搂住孩子,望着天说:“妈妈正在远方做一件了不起的事呢!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回家的呢!”

转眼一年过去了,老人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每次看到山强的脸上带着一种刚强面孔,老人就越感到焦急和担心。她知道山强那种钢一样的意志背后是一种信念——令她感到恐惧的信念在做永恒的支撑。

果然,今年的冬天。老人倒下了,生命垂危。有一天,老人拉住山强的手,看着山强。她太瘦了,白发稀疏,两边的脸颊深深的陷下去,干瘪的嘴唇失去原有的光泽,凹陷的眼睛还转动着,表明她还活着!山强握着她青筋暴露的手,深情地望着她。

“强子……听妈……放弃……敏儿……”她一面努力呼吸,一面断断续续地说。看到山强一样流露出的那种倔强的面孔。老人含着泪死了。

他将母亲埋葬在田间,他没有流泪,也没有举行任何的丧礼。他心里想:老人一直促使他离开自己的女儿是何原因呢?他不明白。但不管怎样,自己现在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小敏,只需要好好的等待小敏早日出狱回家就好了。而想到小敏现在也更需要自己了,毕竟她只剩下我和孩子了啊!

他回到家,他把这种决心全写在纸上,装好信封就寄了出去。并没有告诉母亲死去的事实,而是告诉她母亲一切都好。在他自己心里,就自然而然的将这份对小敏的爱变的更牢固了,牢固到不可动摇!

这一年过去了,他没有收到任何的回信。自从母亲来到之后,都是他从母亲手里取的信。现在得自己去邮局,但结果都是令他失望的。

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冬天带着寒冷来了。他去母亲睡过屋子找些厚衣服出来,然后把它们改成小棉袄给小儿子穿。一次无意中打开了母亲用过的破旧布包。一封泛黄的信展现在他眼前。他慢慢地拆开信。

孩子:

我极其不愿意你看到这封信,但我又迫不得已让你看到。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看到这封信以及你收到的那些信都是我请的一位教书先生早已拟好的。

我真不想告诉你,那天敏儿到我这。她告诉我她患有乳癌,没有多少日子了!她再三求我不要告诉你,怕你知道悲痛的受不了的。临死的时候她叫我想法子让你忘记她!

天呢!我一个老太婆能有什么办法呢?想了好久,就请人拟了一封信给你。告诉你,小敏犯了杀人罪。能希望日子久了,你就会忘记她的。可怜我的女儿死去还要背负这样的罪名!唉……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我相信她会理解的。

可是收到你的来信,我才发现,这事没有那么容易做的好的。我再次请先生为我拟好几封信。于是亲自带着几封没有写日期的信过去,并且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补好日期给你。我希望这些能说服你。要是成功的话,我就撕碎或烧掉这些信。但是如果你依然不肯放弃等敏儿的话,只能让你得知真相。想了许久,我想瞒你不如告诉你让你去面对。唉……当你看到这封信。强子!我没有别的要求!你因该去面对现实,好好活着,忘记敏儿。如果你能过的好,不仅我,就是小敏天堂那边也能安息的!

 母亲

 十一月十日

信上还有干的泪渍。他发现旁边还有没(永远不会)寄出去的信。他一封封的拆开看,这些信上没日期。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信的内容全都是在劝他忘记自己的妻子。让他重新成家立业。他现在明白一切后,久久的站在那里,之后一阵猛烈的咳嗽,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踉踉跄跄地来到母亲的坟墓旁,站了很久很久,仿佛死去一般。他的内心满是悲痛和愧疚,内心失去了信念的支撑。

儿子跑过来拉住他的手问:“爸爸,在这儿干嘛?我外婆什么时候再回来?妈妈还要多久才能回家呢?”

凛冽的冬风,吹着他的黝黑的脸。他没有流泪,而是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

几天后他死了。

“他竟然活这么久!要知道他的病情太严重了!哦!天晓得他是怎么忍受的!”村里的那位老医生当时边说边摇着头。

“他的棺材是他自己打造的,在夜里大家都熟睡的时候。有次我刚在外面喝完酒,回来时经过他那破屋子时,听到他在里面一边咳嗽一边敲击木板的声音。呐,就是那个孩子的后面被车拖着的那口棺材。”堂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然而,我看到孩子的脸上始终带着小小的忧愁。可能他还不明白死亡是什么;也许他还不知道他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他;或许,孩子幼小的心灵还在期盼着他那永远回不来的妈妈回家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好
哪里可以治疗好癫痫病
癫痫的病因都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