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科帕奇四驱 >> 正文

【回归】青春不如风(情感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高一刚开学转来乡中,一口普通话,成了同学们中间的另类,他总是笑着,直到第一次期未测验他的名字最后念出。

他笑起来如一带清风牵动湖水,总在她心里荡起金色的涟漪。她很奇怪,这种学渣她过去从来不多看一眼的。

晚自习后昏暗的蜡烛下居然看见他,晃动的烛光中,一本正经学习的样子,让她感觉很滑稽,都倒数一二了,还装什么刻苦!可她还是忍不住看他,看他浓眉,看他大眼,看他两腮浅浅的酒窝。吴刚,这名字有意思,真想问问他:会酿桂花酒么?

她是学习委员语文课代表,老师眼里的尖子生,他呢?倒数的排头兵,老师不止一次提醒他的同桌:别和别人学,人家是职工子弟,要把握住自己。她听出了弦外音,望过去,他深深低下了头。

白杨树下,远远见他的身影走过,不高大,很挺拔,光影里的身姿带走她一声叹息:可惜你成绩那么差。可是每一节课,她都会忍不住回头,目光仿佛无意中扫过他的脸,目光偶尔会一瞬间缠绕交集,她红了脸,低了头。

语文老师兴奋地走上讲台:我要念一篇作文,真是太好了。她笑容满面,语文老师每次读的都是她的作文,仿佛从不会改变。

“泪珠憋出了眼眶,我依然微笑着……”

第一句,她就惊讶地睁大双眼,目光探寻一圈,所有人从她的眼中读出了异样,唯他眼眸如水。难道?

老师证实了她的猜测,她关注她的眼光更多了起来,有飘飘渺渺的喜欢,有隐隐约约的妒忌。

发作文本时,她盯着他,他伸手,她却没有马上递过去,依旧望着他,他眼光开始躲闪,伸出的手缩回来,她递过去作文本,他犹豫一下接住:“我能向你请教作文吗?”他慌乱地点头,又使劲摇头。“你答应了哦。”她特意叮嘱,喜滋滋走向下一个同学。

那是最恬静温暖的一段时光。晚自习结束,她坐到他身旁,同学们大都下课回家回宿舍了,教室里很安静,“嗡嗡”叫的日光灯很快也熄灭了,学校规定自习后十分钟教室统一拉闸。一只蜡烛摇曳着,灯影洒落在他身上,他的头发映出光晕,他的脸颊显得立体和刚毅。他和她脑袋挨着,她的头发滑过他脸颊,他躲一躲,她靠一靠,微微痒的脸颊,他不敢动。

有月光的日子,他和她就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文字,小说,诗词,作文,他们聊很多,有时她会不自觉地走神,闻他的气息,听他的鼻息,身子和心灵都如沐春风,他也会愣怔半晌,突然醒悟过来:“你说啥?”

他的成绩一跃成为班里第一名,老师怀疑,同学惊诧,只有她暗暗开心,为自己当初会为他心动找到最充足的理由,看来自己眼光很毒呢!

升高二时,她悄悄找到老师,拿闺蜜做幌子,和他分在一个班,每天看到他心里就噗噗心跳,浑身暖暖的。

不长时间,她心里就恨恨的,他的身边开始出现女生,那个打扮得小妖精一样的晓萍,有事没事就主动找他,约他看电影,约他去游泳,约他去公园,他倒是拒绝了,就这她也气哼哼;还有阿翠,不是问数学题,就是借练习册,声音嗲嗲儿的,她就开始不理他,她就自习后咯噔咯噔从他面前走过,一眼也不瞧。

他笑着来问,“高傲的公主,谁惹你生气了?我去找他算账。”她不理,心里骂一万遍:你个花心大萝卜,再也不理你。“哎,正经问你,你家是不是好长时间没有买挂钩了?”“嗯?”她莫名其妙,茫然点点头。“怪不到,这嘴噘得,挂俩醋壶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她扑哧一声笑了,蜷起锤头向他打去,他一闪打了个空,“不许躲。”“好,不躲不躲。”蜡烛的火焰摇摆着跳舞,她就装模作样打一下,只一下,所有怨恨就跑到爪哇国了。

离别来得如此突然,一如他来时那样,高二要结束的时候,他郑重递给他一个笔记本,扉页上,“加油啊!优秀的你。感恩遇见。”他的眼睛如深邃幽蓝的湖泊,此刻泛着粼粼的波光。

她失魂落魄,她不知所措,她买了精巧的笔记本,找了自己最美的照片夹进去,思考了很久,很久,在扉页上写下:缘分的天空中,你是最亮的那颗星,勿忘我,大学见!”

第二天,他的座位空着,第三天,换了其他同学,她拿着笔记本无声地哭泣。

他果真如流星般消失了,只打听到他的父亲是个流动的建筑工人,他随父亲搬走了。

……

相遇是那么猝不及防,作为婆婆她一身红装,在酒店门口送走亲朋,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目光不由停留下来。

他身旁是个娇小的女人,二人不停地握手鞠躬,他头上一缕白发垂在前面,有宾客在祝贺他当上了爷爷,他微笑着,多么熟悉的笑,眼眸是否还是如一带清风牵动湖水。娇小的女人把胳膊伸进他的臂弯,他自然而然挽起,返身一刹那,她急忙侧向一边,身边的丈夫不明就里盯她一眼,擦肩而过,一阵女人的香风,他走路依然那么挺拔。

梦想过一万次重逢,没想到来得这么迟,都已经是祖辈了,梦想过一万个场景,或人面桃花的树下,或波浪万顷的水边或者玉砌粉妆的雪原,想来两人定然是相视无语。她淡淡的微笑,他浅浅的酒窝,凝望许久许久,然后同时问一句:“是你吗?”

没有,所有的场景都没有!

她想起与他的初见,他的微笑烨烨的,亮出一对小酒窝。

她仿佛走进无数次的梦境,他西装革履,微笑着走来。她迎上前,她轻挽他的胳膊,四周有美妙的音乐,有声声的祝福,她白纱曳地,脚下地毯鲜红。

梦坍塌成刻骨的痛,心里恨恨地:早知如此,何如永不相见,她眼里泪水在涌动。

“孩子结个婚,你瞧你激动的。”丈夫嗔怨着,递过来纸巾。

(原创首发)

河南郑州什么医院治疗癫痫好
成人继发性癫痫的治疗
淄博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