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数量经济学研究生 >> 正文

【丹枫】求生者(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闹鬼

牛二嫂名叫牛金花,出生在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因家境贫寒,小学还沒读毕业就早早地辍了学回家帮父母劳作,不到二十岁,父母便为她找了婆家,嫁给了邻村黄莲桠的一个小伙子。男方家境也比她娘家好不到哪去,住在山坡上,不过房前屋后的一片山地倒是在大集体时生产队栽了橘子树,包产到户后就把他家房子周围的地分给了他家,每年除了自己吃还能换点酱油钱。

房子旁边挖有一个水塘,雨水好的年景倒也不缺水,由于山高,遇干旱年就惨了,连吃水都困难,哪有水浇树,再加上不懂技术,橘子结的又小又少。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可她家所处的山上哪有什么可依靠的呀,庄稼无收,缺吃缺穿,没办法男人只好出去找临工做。家里就剩下上了年纪的父母和她,平时除了种地也养点鸡鸭猪的,可人都没得吃的哪有粮食喂猪哦,每天都得背个背篓到处去割猪草。

突然有一年她家闹鬼,传得神乎其神,这事我也听说了,还到镇鬼的地方去看过。故事是这样的,有天晚上吃好饭喂了猪,她便顶着门上床睡觉了,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阴风从门缝进入,感觉一男子来到她床边,拉开蚊帐上了她的身,压得她喘不过气也翻不动身,嘴张得老大挣破喉咙可就是喊不出声,直到鸡叫时那男的才下床,变成一股阴风又从门缝消失不见了。她害怕又不敢叫,睁着眼睛紧紧捂着被子,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第二天晚上又是那样,迷迷糊糊时那男的又来了。第三天、第四天,每次都是鸡叫时就从门缝消失不见,父母发现她神色不对,脸腊黄腊黄的没有一点血色,问了好多次,她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实情。父母是信封建迷信的,相信鬼神,便找人把她男人叫回来,同时老俩口抓了只家里的大公鸡去找扛神的,扛神子当即做法事说是鬼缠身,在老俩口许诺给他送上厚礼时,才答应为他们驱鬼。

扛神子让他们先回去,如今晚那鬼还来,就如此这般如此这般照做。当晚她男人也被人叫回来了,饭后收拾好锅碗瓢盆,两口子就顶门睡觉,男人倒头就睡,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她开始睁着眼睛不敢睡,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忍不住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突然后背一凉,那鬼又上身了……

第二天早上,扛神子早早的就到她家来了,问她男人说夜间没发生什么,可她说还是那样。扛神子便跟老俩口商量怎么怎么捉鬼,一切应用准备妥当,便告诉牛金花,今晚他再来,我这针穿了红线,你便把红线钉在他的衣服角上。

这天晚上,到时候那鬼又来了,牛金花便照扛神子说的把红线钉在了那鬼的衣服角上。鸡叫天亮了,扛神子开始做法找鬼,东找西找,在桠口的一棵大黄莲树上看见了红线,终于找到了鬼。

用石灰围绕黄莲树画个圈圈起来,然后又在黄莲树钉了几颗耙钉,据说耙钉钉下去,树还流出了血……

这个传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那颗黄莲树上确实钉有耙钉,但牛金花却矢口否认。说是那几年到处都在闹鬼,哪里都有扛神的……

二、进城打工

牛金花自从嫁到黄莲桠村,每天都是朝出晚归,面朝黄土背朝天。十多年了,还是贪穷落后,住着矮小的瓦房,吃着白米饭。眼看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了,过年回来个个都风光。心里那个羡慕啊,就别提了。在年轻人的怂恿下,牛金花和邻村的两个女人,相约一起去城里打工,也到山外去见见世面。

她们来到魔都上海的浦东,在老乡的帮助下,租了间很便宜的民房,房子靠污水沟旁,又矮小,又潮湿,跟家里的牛圈房差不多。打工嘛,能省一点是一点,等挣了钱换个好点的。于是三个女人挤在这矮小的房间里住了下来。

她们靠着勤快、不怕脏、不怕累,很快就在一个小区里找了份扫地的活。老板答应每月给她们每人二千五百元。她们可高兴了,二千五百元,要买好多的粮食,都够一家人一年吃的了。可她们哪里知道,老板开给她们的工资在这高消费的上海算是低得无法再低的了。

小区住着好多有钱人,出门都开车。她们一个村子的人加起来也没这么多。

第一天上班,她们捡了许多饮料瓶和纸板,一人搞了一捆,凑在一起卖给了来小区收破烂的人,得了五十块钱。三个婆娘兴奋得不得了,商量着买点什么好吃的回去,晚上犒劳一下。话还没说落牙,走过来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自称是这个小区的负责人,问她们卖了多少钱。牛金花心直口快,“卖了五十块。”只听这中年男人说,这里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们卖了钱是不是也有我一份呀,买包烟总是应该的吧。于是,自称负责人的中年男人从她们手里拿走了二十元。三个女人一下子就傻了。等那男人走后,两个女人埋怨牛金花,“牛二嫂,都怪你嘴快!”牛金花在她们三姐妹中占老二,于是便叫她牛二嫂,牛二嫂委屈地说:“我哪晓得哇!”

她们悻悻地走到小区门口,又被保安给拦住了。说你们卖了纸板钱是要给我们分的,不然不准你们进出。于是,又给保安拿了二十块。有什么办法呢!“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五十块钱,等走出小区门就剩下十块钱了。“这下吃哇,吃个铲铲啊!”牛二嫂愤愤地说。

三、闯红灯被罚

本来昨儿晚上可以加餐的,没想到卖了五十块的废品钱,才走出小区门就剩下十块线了,什么也买不了。三个女人不开心,晚饭也无心做,简单下点面条吃了,草草收拾一下就睡觉。因为心里不痛快,躺在床上都久久睡不着。叮铃铃……闹钟响时天已蒙蒙亮了。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她们每人推着一辆找修车师傅从废品收购站那儿花二十块钱弄来的破自行车去上班,在路边摊用十块钱买了些早点分着吃了。商量着今天捡的纸板、塑料瓶各自收拾,免得多了又让别人打主意。真是吃一堑长一智啊,山沟里的女人也不傻!

到了下午快下班时,牛二嫂一看收获跟昨天差不多,便吩咐三个人每个车绑一捆,错开出去。

今天一切都很顺利,沒人找麻烦。她们在小区门外的马路口汇合,一齐歪歪扭扭的骑着车往“家”里走。正在洋洋得意时,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见没什么人便径直过去了,没注意到对面有警察在。“下来下来,靠边!你们知不知道你们闯红灯啊?车上是不能载这么多东西的,知不知道?”她们一时都懵了。在老家,车上东西再多也沒人管的啊,咋到这就不行了呢?

还是牛二嫂胆子大,“警察叔叔,我们不知道啊,我们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警察看看牛二嫂,又看看另外两个人,严肃地对她们说:“你们闯红灯是很危险的,载这么多东西也不安全,是不允许的,知道不?本来每人罚款三十元……”一听说罚款,三个女人的脸一下子变得比苦瓜还难看,你盯着我我盯着你,杵在哪儿都不知道怎么说好。心里想,这是城里的警察,不比咱乡下派出所的那些人好说话。

牛二嫂正想哀求说我们刚出来打工,没有钱,还没开口,交警又説话了:“看你们几个是初犯,态度还好,就每人罚十元,一共三十元,交钱走吧。”随手撕了一张单子,在三个人面前晃了一下,然后递到牛二嫂面前,“怎么着,不想走啊?”牛二嫂知道再说什么都无用了,交线吧。邻村那两个女的站着没动,牛二嫂从自己背包里翻出三十块钱交给警察,轻声对另外两女人说:“走吧。”

一路默默无声,刚推开门,牛二嫂把包往床上一扔,大声骂道:“什么狗屁警察,他妈的太坏了,我闯红灯怎么啦?我载点东西怎么啦?我踩你狗尾巴啦?路上又沒个人,你凭什么罚我钱呀?我挣点钱容易吗?你们城里人到我们乡下来,说是买东西,可又吃又拿,还说没零钱,我们说什么了没有啊……”

骂着骂着眼泪就下来了。两个女人见她哭了,眼睛也跟着红红的,泪水在眼框里打着转儿。

四、爱上这片桃园

早上爬起来时,牛二嫂的眼睛看上去有点浮肿。她就水笼头放冷水抹一把脸,把头发从前往后一拢,又从手颈上取下根橡皮筋,在头发上绕几圈,扎了个马尾巴,镜子也懒得照了。望了一眼另外两张床上的人,催促道:“快点,上班走了!”

她们每天上班都提前到的。换好衣服,准备好工具就开始干活。

这个小区叫梧桐苑,有九栋楼十个单元,都在27——29层高。九栋楼围成一个四方形。内院中间是一个水池,水池中央建有一亭,过道绕水池一圈,水池与过道,过道与楼墙处全是绿化带。在2号楼和3号楼角口处有个蓝球场、网球场,5号楼和6号楼角口处有个游泳池,正门和后门进出,所有车辆全停放在地下车库里。1号楼1——4层、8、9号楼1——2层是商业房,1号楼前面是一片广场,比较热闹,商业区的卫生不归物业管,所以阿姨们一般是不会去的。

内院一层有三个公共厕所,九号楼公共厕所门前的绿化带上,栽了十棵桃树。牛二嫂自小就喜欢看桃花,她一到这里就爱上了这片桃园。虽然时至初冬,树枝上早已光秃秃的,没了桃花的影子,但她仍然会去树下走走,似在寻觅那乡下老家的味道。

整个小区有13个保洁,前几天走了两个,两人的区域这两天都是其他阿姨代做的。领班说今天会有新的阿姨过来。牛二嫂心里说,来不来人都不关我的事,我只管做好分配给我的事就成,其他事自会有人去操心的。

她刚把厕所卫生做好,领班领着一个看上去大约五十几岁的阿姨过来。牛二嫂往这个阿姨身上瞟了一眼,见她人还蛮精神的,脖子上套了根黄灿烂的金项链特别显眼,但套上这身工衣服怎么看怎么别扭。心里想,这人是来干活的吗?正在暗自嘀咕,领班对她说:“牛阿姨,这个阿姨今天新来,你先带一下,明天就做原来梁阿姨的岗位。我那边有点急事,你先带一下啊。”

“我姓高,……"领班走后,新来的阿姨自我介绍道。“我是本地人,我们这搞开发,土地被征掉了,房子拆迁,我家分了三套,我们老两口一套,儿子一套,女儿一套,我是有社保的,我都领退休金了……”

牛二嫂有些烦了。这两天本来心情就不好,哪有心情在这听你翻书哟。有钱怎么啦,还不是来跟我们乡下人一起干脏活吗。就随口说道:“你都有退休金了,不在家养老,还出来干什么活哟!”高阿姨说:“哎呀,我在家没事,出来找个轻松点,时间短的活混混,时间长,活太累我们城里人是不做的。”牛二嫂一听她说这话就来火,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乡下人嘛,你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呢。就冲高阿姨说:“高阿姨,我也是新来的,这里的情况我也不太熟悉,你还是去找领班带你吧。”说完,扔下她就走。

五、城市套路深

简单的工作重复做,长年累月,周而复始。保洁的工作就是这样,每天都有那么多的活要干,总也干不完。

今天星期一,小雨。下雨天,对保洁来说是最麻烦的。无论是过道还是厕所,楼道、电梯,一串一串的脚印总也拖不完,擦不净。掉下的树叶、纸等垃圾黏在地上又扫不掉,还得趴下去用手捻。

牛二嫂本来是个急性子,她总觉得地面越拖越脏,心里越急,直想冒火。这时,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来上厕所,牛二嫂赶紧打招呼:“经理好!”正好领班过来,见她管这中年男子叫经理,就问她:“你认识?”“认识。他不就是我们小区的物业经理吗。”“谁告诉你他是物业经理呀?”“他说的。我来第一天,他跟我们说他是这个小区的负责人,这里的东西都是他的,捡了他的纸板应有他一份,得给他买包烟。我给他了二十块钱才让我们走。到门口,又被保安拦住要了二十元。”说得即愤慨又无奈。

领班对她说:“我的傻妹妹啊,哪有这样的物业经理哦。他是前面火锅店的服务员。我在这做了五六年了,还不认识他呀。你咋不早跟我说呢?你等下,我把钱给你要回来。”

领班堵在厕所门口,冲里喊:“胖子,赶快出来。”胖子出来后,领班指着胖子的鼻子说:“你为什么骗阿姨的线?马上还给阿姨。不给我到你们店里找你老板要去。给不给?”看她很凶的样子,胖子说:“我开个玩笑,谁知她当真呢。”边说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二十块线递给领班,灰溜溜的走了。

到了中午休息时,领班拿着二十块钱进来,对她说:“保安的二十块钱我也给你要回来了。记住,以后谁要是再敢欺负你们,马上打电话给我。”

俗话说:“乡下的狗上不得街。”山沟里的人,从未出过远门,哪知道城里套路这么深呢?

六、拾金不昧

晚上回去,牛二嫂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她在想,城市是我该来的地方吗?从那些城里人看乡下人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可以感觉出,他们从骨子里是瞧不起乡下人的,但又感觉他们对乡下人又有一种离不开的依赖感。是不是正如那位城里保洁阿姨说的那样,这些脏活他们城里人是不做的。

唉,想那么多干嘛哟,别人怎么看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一不偷二不抢,凭劳动挣钱,我总不能瞧不起我自己吧!从今天领班的仗义举动,她觉得来到这个城市也并不孤单。这样一想,心里舒服多了,慢慢的鼾声响起,进入了梦乡。

什么方法能治疗癫痫病
癫痫治疗较好的方法
癫痫病要怎样才能检查出来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