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络伤感说唱歌曲 >> 正文

【家园】圆月(中秋 短篇小说 征文)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时值中秋节,一轮明月坠于当空,眼望明月不由得心潮起伏,顿时陈年往事涌上心头,虽岁月匆匆过去了多年,但那些画面却依然历历在目。

——题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北宋诗人苏轼在这首《水调歌头》里,只短短几句便把人间的坎坷泥泞、悲欢离合描述的淋漓尽致,实乃是令人叹服。

那时苏轼漂泊在异地他乡,月夜独自饮酒对月,苏轼那种落寞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故而他喝了一夜酒,趁着酒兴挥毫写下了这千古不朽的名句,此时苏轼处于官场失意之时,词人此时心中苦闷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但苏轼非常人,他写出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脍炙人口的佳句。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而唐代诗人张九龄的这首《望月怀远》,却道出人们在赏月时的又一番心境,相信有过此种经历与感受的人,一看到张九龄的这首《望月怀远》时,就会想起自己曾经的过往,想起那些流逝的岁月。

其中“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两句,把中秋月的景色概括的美妙绝伦,这就是张九龄文化底蕴的所在。

然而,那终归是诗人的一种愿望与寄托,要知道,同一时刻又有多少人在独自赏月啊,他们能同赏月、也能共此时,但每个人赏月的心情与感受是不会一样的,特别是那些身处异地他乡之人,正所谓天涯海角,他们泪眼婆娑地看着共同的月亮,默默地念叨着所思念之人的名字,在心里为他们送去祝福,实心实意地为他们祈祷。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可以想象,在此时此刻,那些身处两地空思念,唯有对月寄思念的有情人,他们该是多么无奈啊。

今夜花最红,今夜月最圆……今夜的花再红,今夜的月再圆,然而那些凭空遥望之人,一个个也只能孤身独影邀明月,月映孤影难成双。

苏轼官场失意的独自倾诉,张九龄情意绵绵的抒发心声,这些也正是思雨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是她对中秋节圆月的感受,她此时看着天空一轮圆月,偶尔看一眼对面的男人,思雨实在是感到心境难以平静下来。

在一个篱笆墙围着的院子里,一对年过不惑的夫妻把桌子放在院子里,二人对面坐下,虽只有他们二人。但桌上却摆着三副碗筷,二人一会抬头望月、一会低头沉思。

他们看着满桌子的酒菜谁也没有胃口,他们没有胃口的原因,在二人心里各自都明白,只是谁也不说。

良久,男人说:“思雨,别等了,今年恐怕他是不能回来了啊。”

思雨看了看男人说:“李奇、这些年难为你了,你为我做出的这些,一般男人是做不到的,因为超出了常理。”

李奇一听先是一愣,继而便哽咽地哭了起来,并且声音越来越大,那声音就犹如江河决堤了一般,滔滔不绝地倾泻而出。

李奇边哭着边说:“思雨,你能说出这句话,我这二十年的时光就没白费啊,有你这句话,我也觉得值了……”

李奇依然是痛哭不止,思雨看着李奇,回想起自从她与李奇生活在一起以来,不管自己平时怎么对待他,无论是冷嘲热讽地训斥,还是暴风骤雨地辱骂,李奇从来都不反抗,都是一贯默默地承受着,今天突然悲痛欲绝大哭起来,并且还说了那些话,思雨知道李奇这是情感受到了触动,是他心底沉积的压抑情感太久无法释放之故,今天自己那几句话,就如在李奇压抑的情感那里扒开了一个缺口,李奇积压了二十年的不快,顷刻间在他心底波涛汹涌地破堤而出。

思雨在桌子的另一面来到李奇身边坐下,递给李奇一条毛巾说:“行了,从今天起,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他就是再回来也与我无关了……”

李奇听思雨一说,他立即止住了哭声,接过了毛巾擦去脸上的泪痕,扭头看着趴在自己肩上的思雨,不由得心潮起伏,二十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在他思绪里闪现。

思雨家与李奇是邻居,初中时二人同在镇中学读书,到了考高中时,李奇由于多种原因,放弃考试后回家当了本本分分的农民。

思雨则考取了县一中,在到了高二时,她便与同班同学黄达谈起了恋爱,二人恋爱的方式很是特别,不像其他那些谈恋爱的学生那样,一谈上就如火如荼地难舍难分,以至于闹得学校及家里都沸沸扬扬,乃至满城风雨,思雨与黄达谈了近两年恋爱,各自的家长及学校的师生们居然都全然不知。

有些事情是会出乎人们预料的,思雨与黄达的恋情露馅,就是完全出乎了他们预料之外。

二人谈恋爱之所以两年之久无人察觉,原因是二人不像其他人那样腻在一起难舍难分,他们只限于在周日那天以去图书馆看书为名,在那里谈他们的事情,但依然还保持一定的距离,使其他人不至于一下子看出来他们不是在看书而是在谈恋爱。

到了高三下学期高考前的一些日子,二人又在某个周日去图书馆“看书”,眼看要高考了,他们便对自己想报考什么学校,报哪个城市告诉对方,想听取一下对方的意见及建议。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黄达是学文科的,他想报北京政法大学,而思雨是学理科的,便想报离家里近的A市化工学院,但是他们又想在同一个城市念大学,可是又都想报自己要报的那个大学,并且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二人就在图书馆里小声地争论起来。

在图书馆另一侧,也就是在思雨与黄达被一排书架隔着的对面,也有一人在看书,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黄达的父亲黄飞虎,他在县政府办公室上班,几天前县长找黄飞虎谈话,说县政府要在北京筹办一个驻京办事处,县委研究决定让他去当办事处的主任,叫他找一些有关办事处方面的资料,然后县委参照着资料制定一些具体的方案,所以黄飞虎就来图书馆查资料来了。

黄飞虎找到一本这方面的资料一页还没有看完,突然听见儿子黄达的声音,他本想喊一声,可是他还没等喊出来,便听见一个女同学一连串责问他儿子的声音:“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报考政法大学吗?A市不是也有其他文科可以学的吗?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连一点点都不愿意为我付出,你爱我什么啊……”

只听黄达唯唯诺诺地说:“我报考政法大学是与我爸爸早就定下来的事,我爸爸说了,别的学校不报,第一志愿,第二志愿都填政法大学,今年考不上明年还报考这个……”

只听那个女同学说:“你就听你爸爸的啊?我的话你就不听啊?不听拉倒,你现在就这样,我们以后会好得了吗……”

只听黄达说:“怎么说着说着就急了啊?你就不会往北京考吗?离家远近有什么关系啊……”

就听女同学说:“就不往你那里报,你要报A市怎么都好说,你不报这里咱们就各报各的……”

接着黄飞虎便听见女同学起身走向图书馆门口,黄达在后面喊:“思雨、思雨,你的书还在这里……”

黄达走到图书馆门口,他还没来得及追出去,便被他爸爸喊住了。

黄达一看爸爸站的那个位置,他立刻吓了一跳,因为黄达明白,刚才他与思雨的对话,爸爸已经完完全全听得明明白白了,爸爸是最反对学生在读书期间谈恋爱了,并且不止一次警告过他:“黄达,你胆敢在读书期间谈恋爱,我就把你腿打折了……”

黄达一看爸爸的脸色,他立即吓得面如土色,看着爸爸怒目而视地着自己,黄达不敢向前迈一步。

黄飞虎看着儿子,愤愤地语气说:“走,跟我回家。”

黄飞虎说完,连看儿子一眼也没有,便从另一个侧门走出了图书馆。

黄达看着怒气冲冲走出图书馆的爸爸,他心里着实害怕了,但是害怕归害怕,怎么害怕也不能不回家啊,于是便一路忐忑不安地往回走。

黄达回到家时,黄飞虎正坐在沙发上生气,黄达进屋后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黄飞虎看着一脸恐惧的儿子说:“怎么了?现在知道害怕了啊,我早没有警告过你吗……”

黄飞虎说着,拽起门旁一个拖把,也不管黄达的脑袋屁股就是一番猛打,直把黄达打得坐在了地板上黄飞虎还感觉不解气,抬起脚上去踹了儿子一下,然后才骂骂咧咧地开门走了,走到外边又回头说:“你趁早给我与那个女生一刀两断,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办,你也知道你们的班主任与校长都是我同学,你如果胆敢不听我话,我会立即找他们把你们的事公布于众,然后让学校开除你们。”

黄飞虎最终是没有去学校找他同学公布儿子的事,不过黄达也明白,爸爸向来说到做到,所以就真的再也不敢与思雨来往了,自从在图书馆出来,二人连在一起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投入到紧张的高考复习之中去了。

高考一结束,思雨便回了镇里,在家里等待着高考的结果。

分数公布的那天,思雨与镇里几个在一中读书的同学,一起坐公交车去县里看结果,等到近中午时,成绩单贴在了一中的板报栏里,思雨一看自己的成绩,头立即就感觉晕了,因为她的分数连报考化工学院的录取线都没过。

她也没有心情再看其他同学成绩,也不管一同来的几个同学还在成绩单里查找着,便快步走向学校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客运站,坐上公交车就回了镇里,来到家里趴在床上号啕大哭。

在近天黑时,与思雨一起去看成绩的同学,也是她的死党刘慧来找思雨,进门就责问道:“你干嘛去了?你不是在我后面看成绩吗?怎么一转身你就没影了啊……”

刘慧一看思雨哭的那个样子,就知道她是因为落榜的事情,于是就说:“没考上有什么啊,也不单单你自己,咱们镇里参加高考的八人只考取了一个,人家谁也不像你似的这么没出息,怎么还哭天抹泪的啊,大不了我们明年复习一下再考……”

而思雨明白,她不能与别人相比,家里早就告诉她了,大学如果考上,哪怕是清华大学,家里再没钱砸锅卖铁也让她去念,如果考不上绝不允许她去复读,所以思雨就说:“我怎么与你们比得了啊,我考不上,就意味着我今生便结束了读书的时光……”

刘慧看着思雨,突然咣的一拳砸在了她肩头,诡异的表情看着思雨说:“好你个思雨,我们俩白好一回了啊,我与张强谈恋爱的事一点都不瞒着你,我甚至有时还邀你与我一起去,你可倒好,与黄达谈恋爱居然蛮着我,你够朋友吗?”

思雨愣愣地看着刘慧,她不知道刘慧这没头没脑的话是从何说起,自己与黄达谈恋爱是不假,是很隐蔽的啊,她刘慧是怎么知道的啊,再说了,自从那次在图书馆闹僵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啊,虽说没有宣告终止关系,但这么长时间黄达也没有找自己解释一番,自己也碍于面子没有去找黄达,虽然心里是想着黄达,但事情就一直这么僵着,如今自己高考落榜,还有什么资格与黄达再继续谈恋爱啊,何况那天在图书馆还是自己耍脾气走的,黄达喊自己时,明明听见了却连头也未曾回,后来在学校多次偷偷观察黄达,发现黄达就如变了个人似的,不再与她的眼神对光了,自己虽是没有死心,但心也凉了半截。

于是思雨无奈地对刘慧说:“结束了,我们已经结束了啊!”

刘慧却不买帐,用手一点思雨的脑门说:“小鬼头,骗谁啊?结束了?结束黄达还给你写情书?”

此话一出,把思雨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一头雾水地看着刘慧说:“你胡说什么啊?我们谈恋爱从不写情书,为的就是不让人抓到把柄。”

刘慧说:“真的吗?我可是有黄达给你写的一封情书,并且还是当着我眼面写的,其内容我全知道……”

刘慧说着,在兜里掏出一个用十六开纸叠成千纸鹤状的信,得意地举着给思雨看了看,然后又迅速揣回了兜里,用坏笑的眼神盯着思雨的脸一句话也不说。

思雨明白,这封信是黄达写给她的,这一定是真的了,否则刘慧不会说的那么逼真、那么具体,于是就说:“疯子(思雨对刘慧的昵称),赶快给我,我看看他写得是什么内容?”

刘慧不但不给,反而远离了思雨两步唯恐思雨来抢,然后慢条斯理地说:“给你?凭什么啊?凭你什么事都瞒着我啊?你不够哥们意思……”

思雨急于知道信的内容,她心情迫切,于是就讨好地说:“妹、那你想怎么样啊?姐任你折腾。”

刘慧笑嘻嘻地说:“少来,别弄糖衣炮弹忽悠我,我也学乖了,不吃你那一套。”

思雨一看软的不行,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只手一下子拽住了刘慧的胳膊,另一只手在她的胳肢窝里便是一顿猛膈肌,只把个刘慧膈肌的瘫倒在地上如一滩泥似的,边笑擦着眼泪说:“哎呀我的妈啊,你可饶了我吧,信给你还不行吗,我就怕你这一损招啊,这家伙,这种滋味谁受得了啊,都笑的我尿到裤子里去了啊……”

思雨还不相信,一只手还在膈肌着她,拽胳膊的那只手在刘慧兜里掏出了那封信,这才放开了膈肌刘慧胳肢窝的手,然后笑着说:“小样,我不使最后一招,我看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

癫痫病大发作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病埋线治疗效果好吗
癫痫该怎么治疗好啊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