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学习记忆器 >> 正文

【菊韵】千羽轻鸿之千羽流殇(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穆轻鸿与楚千羽辞别穆夫人,一路风雨兼程,并不曾在路上耽搁了,这一日二人便来到一处连绵千里的山脉,这里正是中原腹地与西域交界,素来是中原安危的天然屏障。在山脉外围,不知何时何人建立起一座坊市般小镇。若非二人想要补充点生活物品,却是并不想在此停留。他们的目的地,是眼前这座巨大无比的山脉。

此处离函谷关三百里,传说某位大能西出函谷关,得道飞升。而楚千羽却从家传秘谱中得知,那位大能在西出之前,其实是在这座山脉里静修。甚至,在函谷关时,因函谷关关令尹喜仰慕盛情,留下五千言传世巨著《道德经》开辟了华夏道教先河,那位大能亦被尊称为太上老君,为道教始祖。只是,若那一位当初真的曾在此修行,那么,其传承便有可能在这里。而无数年来,不知多少能人异士来到这里,甚至在这原本荒芜之地修建起一座城池,除了这山中无数的凶兽灵植外,想要寻找到其的传承更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而二人来此,也是想要为穆轻鸿得这一份机缘,毕竟,他身上所觉醒流淌的那一脉祖血,出自其母亲一脉,似乎与此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反而他父亲这一边的血脉不曾觉醒,也不清楚其祖血是否足够强大。在穆轻鸿的父亲穆子豪那里也许会找到答案,只是在穆轻鸿很小的时候,穆子豪便离家出走,一去不回,看来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却是有些困难。

小镇不大,不过商楼息栈林立,各种摊铺亦是杂陈,小到日常所需,大到山珍野货、天下奇物,不说应有尽有,却也包罗万象,俱有涉及,街上人来人往,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二人一路走来,倒也好奇新鲜,各处瞧了,遇到感觉舒服的,也不讨价还价,直接买了。难得的这里民风纯朴,并不因二人模样陌生故意高抬价格,甚至有些东西比他们在大地方购买更加便宜。待得逛累了,二人方才想起找家客栈休息。好在虽人不少,大多不在此处住宿,客栈倒也空闲不少,二人很快定到房间,略作休整,相约来到客栈下方大堂,点了几个小菜,一壶当地土产自酿的米酒。

等菜的中间,二人并不说话,只留意听着、看着,这大堂里吃饭的人不少,都是各地前来此地冒险之流,也有个别附近人家,却是少数。江湖人士,没有那么多规矩,讲究的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豪爽干云天。而一些江湖传闻,八卦消息,也在无意间流传,哪里又发现一处古迹,谁又获得无上传承,等等不一而足,大多是一些无用消息。二人只是听着,与心中所知相合,消化、提纯。不一会酒菜上来,二人正准备开动,却听见一声惊喜传来,却不知是谁。

“穆兄,好久不见。”却见一身着儒衫,身材俊逸不凡、清新脱俗的男子,一脸欢喜地从门口走进来,几步来到他们所在座位前,神情竟是十分的激动。

“原来是皇甫兄,好久不见,一切安好?”皇甫浩龙曾在穆轻鸿寄宿的寺庙中留宿不少日子,与其性情相投,甚是交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穆轻鸿也是十分高兴。连忙站起来,一边要与楚千羽介绍认识:“千羽,这是皇甫浩龙兄,为人极是不错。”却见楚千羽皱了眉头,似乎并不想与之交结,只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再理他。穆轻鸿心里奇怪,心想这千羽今日是怎么了,如此没有礼节。看那样子,他们好像原来认识,却不知是什么原因,皇甫兄得罪了千羽。少不得,以后抽空得调解调解,不然大家相处尴尬难堪。

“哈哈,穆兄有佳人相陪着,不曾忘了愚弟,也不枉愚弟一番惦念之心了。”那皇甫浩龙似乎并不介意楚千羽会如此,打着哈哈笑道。

“皇甫兄说笑了。千羽可能有些不舒服,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就是。”穆轻鸿也不继续纠结,笑着解释了一句。

“无妨,只不知穆兄怎么有空,居然到了这里?”

“我们去哪里难道还要你批准指示吗?”楚千羽冷哼道。看她那样子,似乎很讨厌皇甫浩龙,似乎并不想与他一起。

“呃,这个,自然不用的。”那皇甫浩龙却是极为平和,并不与楚千羽争执,依然一脸的笑意。

“千羽你是否对皇甫兄有些误会?皇甫兄一直对我多有帮助,难得今日相逢此处,他乡遇故人,些许不愉快小事,看在我的面上,就此揭过可好?”穆轻鸿不想二人越闹越不开心,赶紧站出来圆场。不过,貌似效果并不甚佳。

“哼,懒得理你,我去休息了。”果然,楚千羽并不买帐样子,丢下一句话,自顾上楼去到她的客房。

“无妨无妨,穆兄不必介怀,倒是好久不见,不知穆兄怎么来了这里,将去何处?”皇甫浩龙云淡风轻地问道,一边为穆轻鸿酒杯斟满。

“呵,小弟与千羽姑娘乃自幼结下的娃娃亲,本来家道中落,早已忘了这桩亲事,难得千羽不曾嫌弃于我,千里相寻,如今依然是定了此事,商议好一起前去楚家,拜见千羽父母。一路也无事,正好游山玩水,来到这里,不想却与兄台相遇,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穆轻鸿与楚千羽早已商量,若是遇见熟悉之人问到,就以此借口,好在本有其事,并非是谎话,穆轻鸿说来也不曾觉得不安。

“哦,那倒要恭喜穆兄了。”

“嗯,谢过皇甫兄。不知皇甫兄一个人来此,将欲如何?”

“哈哈,小弟闲云野鹤,又无佳人相伴,四处游荡,倒也无拘无束,只是无人安慰,心中凄凉。”皇甫浩龙故作悲苦状,不过,却没有收到穆轻鸿半点同情,只好再次开口:“呃,其实小弟也是与你们一样,想来看看能否得到那个机缘。”

“什么机缘?”穆轻鸿却是一脸的疑惑。

“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事都传开了的。”

“听说离这不远的山中发现一处神秘之地,已经有人进去并获得不少好处,此事更是引起各方大能注意,联合布下禁制,以妨其中危险爆出伤人。主要还是为了避免引起争斗破坏,毕竟如今这样具有巨大意义的秘境不多了。据说此事由东方青秋主持,东方青秋老人乃当世第一高手,想来能够镇住场子,不然能否引起骚乱还真不好说。”不等穆轻鸿继续追问,一旁座位上,几个喝酒闲聊之人,其中一位劲装革覆,满脸胡子大声说道。虽然并不是对穆轻鸿说话,不过正好作了解释,皇甫浩龙见有人说了,对穆轻鸿点点头,意思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穆轻鸿却是一愣,没想到会如此凑巧,他确定此事不是专门针对他们,不过却是事发突然,不知与他所寻之机缘是否相同,也不知是否被人得了去。看来,此处秘境,少不得要去看一看了。既然决定了要去看看,穆轻鸿也不再纠结,放下心思与皇甫浩龙喝酒,直到两人俱醉。楚千羽下来看到,招呼店小二扶了二人上去,在穆轻鸿房间里睡下,她自回屋,一夜无话。

天亮,三人一番收拾,随着人流,沿着一条崎岖山道,向着此山纵深走去。一路上大多向里走之人,偶尔也见出来者,俱皆行色匆匆,心怀戒备。好在一路无事,他们很快来到一片开阔地,而此处早已人满为患,各色人等,或休息、或交易,或是邀约组队,空地正中一座殿堂大院,不时有人从大门进去,却鲜见有人出来。

“秘境最新地图,只要十枚金币了。”三人刚走到这,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叫卖地图,不过这个价格,倒也让三人吓了一跳。

“三位是刚来的吧?本店有最新的秘境地图,保证值得拥有。”此人自称本店,却也不过是一间搭有帐篷的铺面,里面的东西倒是不少,俱是探险必备之物。

“地图?这么快就有地图出来了?”皇甫浩龙很是好奇,这家商铺是如何得到秘境里面的详细地图。

“呵呵,不瞒几位,这几天倒有不少强者进去后出来,这地图便是从他们手中高价购得,如今只需十枚金币便可拥有,在秘境中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安全,何乐而不为呢?”那店家口才极好,还在努力推介着。这处秘境刚开放不久,这店铺竟然能够弄到一幅地图,不得不说他们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商业头脑也更加了得。不管是真是假,手上有一幅地图的人,心中也会安心不小。至于这价格贵,能来这里的人,哪个又会在乎这点钱。

“老板,这是十枚金币,快给我一幅最新地图。”不等三人开口,一人匆匆过来,丢下十枚金币,顺手抓起店老板递过的地图,也不细看,转身急匆匆冲进那座大院。

“呃,我们也买一幅吧?”穆轻鸿看着楚千羽与皇甫浩龙,问道。

“那就买一幅吧,也许有用难说。”皇甫浩龙点头道,掏出一块散碎金子丢给老板,却是不止十枚金币了。拿过地图,三人盯着那地图看了,果然画得还算仔细,何处有危险,何处曾出现过高级凶兽,地图上俱标示清楚。不过,那地图显然并不完整,尚有大半地带,处于一片空白,那些空白地方,应该还不曾有人去过。三人看了半天,不得不摇头,这地图虽然标记清楚,对他们却是半点作用都没有。那些标记过的地方,显然早已被人探访过,哪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最多,那一两处较危险之地,既然被标记出来,想来,对他们来说也不算有多危险。当然,钱已经给了,他们也不可能退货就是。

“一会进去了,大家最好不要分开。”穆轻鸿心里感觉有些不安,好像此行会发生什么,不过具体会怎样,他也并不清楚,也无法预料与避免,一切,只能到时候再说。也许,并不会有事发生,这样最好了。

三人一走进大门,眼前的空间便突然变得昏暗起来,而院子里原本在外面可以看到的房子,此时是一处没有,整个地方空荡荡的,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全都在一片雾霾笼罩之中。这让三人更加怀疑那地图的真实性,不过,此时显然不是纠结地图的时候。

皇甫浩龙点燃一根火把,三人所在的位置有了微弱的光亮,他们便看见脚下的一条小路,笔直的小路,一直延伸向雾霾深处,仿佛没有尽头。也看不清远处有什么东西,三人还是决定沿着小路向里走。既然进来了,总要看一看,试一试,也许就碰到机缘了呢。进到这里的,谁不是想要一番机缘,刚到门口就退出去,想也能想到,铁定与机缘无关。

小路并没有分岔,却仿佛永无尽头,三人已经走了半天,依然处在迷雾之中,想象中的危险之物,他们是半点没有遇见。迷雾里面冰冷阴寒,异常压抑,加之这般无尽无际,几欲令人发狂。好在三人心智不错,并未因此迷乱,在感觉这样走下去可能会一直找不到出口,他们停了下来。

“这迷雾有问题,我们遇到幻阵了。”皇甫浩龙首先说道。

“嗯,应该是这样,这条路不会很长的。”楚千羽也道。

“大家闭上眼睛,跟着我走。”穆轻鸿拿出一根绳子系在腰间,递给楚千羽,等着楚千羽接过去,同样地在腰间结了一圈,把绳子转递给皇甫浩龙,一样的绕了一圈后,一只手抓住绳子的尾端。

待二人做好这一切,穆轻鸿也闭上了双眼,同时,他的周身一团温和的火焰闪烁,似在驱赶着这里面的阴冷之气。静静地站立半晌,穆轻鸿抬起脚迈了出去。几乎没有走出几步,下一步,他便感觉全身一阵轻松,知道已经出了迷雾。而楚千羽与皇甫浩龙亦跟着走了出来,嘴里发出一声惊呼,是感觉到全身轻松时,二人睁开了双眼,不想却看到了什么,因此惊呼出声。穆轻鸿也睁开了双眼,一样地忍不住叫出声来。

他们的面前,仿佛是一片虚空,正中是一座巨大的闪烁着白色光芒,浑身透着古朴悠远气息的虚空之门,其它再无一物。难道说,他们要进入这座虚空之门?而那道门的后面,便是他们所寻找的机缘?

没有半点犹豫,穆轻鸿抬脚迈步,跨进了那道门。虚空一阵振动炫晕传来,没想到这竟然是一道传送之门。很快,脚下落在实地的感觉传来,四周一片宁静。三人没有再动,而是静静地感悟着,这一片空间似乎有些不一样,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蕴含着一股更加令人舒畅的东西,或者说是灵气。而空气中隐隐的危险传来,让他们知道,这里决非一般之地。

“穆兄,小弟感觉到一股奇异的信号,似乎有什么呼唤,让我单独前去。”没等穆轻鸿出声,皇甫浩龙竟先开口。

“哦,那皇甫兄小心一点,凡事不可大意。我们有缘再会。”穆轻鸿知道这是属于皇甫浩龙的机缘,不想让他错过,只是叮嘱小心。

“领会得,那小弟去了。”皇甫浩龙也不拖沓、矫作,抱拳一礼,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迅速遁去。

待皇甫浩龙走后,二人方才细细地观察所在之地,依然在一片巨大的森林边缘,遥望无尽的森林,连绵不止,没有尽头。一条清澈的河流,蜿蜒盘绕而下,也不知流向何方。而他们此刻正在这条大河一个转弯迂回处,一片银色的沙滩,在水流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静谧安祥。不过,远处不时传来的阵阵兽吼声,时刻提醒着他们,这里并不安全。而在穆轻鸿的心中,更是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自从进入这里面,就一直不曾远离。只不过并不能确定是因为什么,而这里面想来本就有着不少的凶险,也许,只是提醒他们,时刻要小心注意。

果然,不等二人有所行动,那原本平静安然的沙滩水域,突兀地激荡起来。宽阔的河床此时也动荡不已,巨大的浪花拍向堤岸,卷起一片片细腻的沙石,重重地落下,再次飞溅起来,四处激射开去。可以想象得到,若是被冲溅到,肯定不会是好事情。

癫痫病遗传概率大吗
成人癫痫病的治疗
河北治疗癫痫的专家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