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运动网购 >> 正文

【江南小说】沦丧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我最喜欢的歌手叫C.K,沉珂。”默菲斯在酒吧里喝着那最有名的“美人”,无声笑道。

有冰蓝色凛冽容貌的鸡尾酒在灯光的绚烂之下泛着隐隐的血色光泽,如同人纤白肤下的青色神经在无形间流淌着鲜血。

“她是双性恋。”珀尔塞福涅微微蹙眉,“跟男生是谈精神上的恋爱,和女性的有肉体上的交缠。”

“只是可惜,我从不喜欢跟女人上床。”默菲斯轻轻一笑,挑起珀尔塞福涅的下巴,在她的唇旁落下一吻。

“我走了。X还在等我。”默菲斯毫无留恋地喝尽最后的一滴酒,打了个招呼便径直离去。

“好的。我在家里等你。”珀尔塞福涅微笑着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卡开始结账。

年轻的胴体在艳红而淫靡的灯光下感受着只属于青春的悸动与耀眼,人类与低等生物无差的初始欲望被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装点的华丽无比,然而那种蕴藏在之中的深深罪恶,唯有沉浸在这美而有毒的滋味尽头的当事人才知道。

“默菲斯……我爱你默菲斯……”线条细腻的面庞带着摄取人心的致命吸引力,使得任何一个女子都不会拒绝这个人的邀请。

名为X的少年在默菲斯充满诱惑的窈窕身体上尽情疯狂,身下的女子早已被欲望吞噬殆尽,已经无暇顾及回答他,只是一味沉迷于这样的堕落之中。

“我爱你——”

一场欢爱过后。

默菲斯疲倦地靠在X赤裸的怀里,神色高傲得如同一个女王。而那个在黑白两道呼风唤雨的X反而像个男宠,讨好般小心翼翼地伺候。

“我爱你默菲斯。”他深情款款地说道。

默菲斯轻笑了起来,将碎发别至耳后。她支起身子,凑近X的脸,问道:“你爱我什么?”

“我爱你的一切。”

她终于克制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而那样的笑并不是得意和满足的,惟独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和不屑。

默菲斯起身,走进浴室将自己身上的污秽清洗干净,然后换上了来时的那一套衣服,将自己散乱的头发重新整理好,捋平衣服上的折痕,让自己看起来仿佛只是喝了一杯咖啡般不染一寸风尘。除去脸上的潮红是方才那番激情的痕迹外,其余的一切都被她清抹干净。

“小子,你的技术虽然不错,但可惜的是我默菲斯从来不和一个人上两次床。”女子重新画上了烟熏妆,对着床上赤裸的男子笑道。

“我觉得很遗憾呢……”她假装出了一个遗憾的表情,从包里拿出厚厚一沓纸币,丢在了桌子上。

“不过还是多谢你今天的服务。”说罢便向门走去。

X不顾自己不着片缕,赤脚踩在了羊毛地毯上,以最快的速度奔了过去,拦住了默菲斯。

他从背后抱住她,吻着女子的后颈:“我想做你的长期床伴。”

默菲斯哑然一笑,不动声色地拉开X的手,头也不回:“可以考虑。”

2.

珀尔塞福涅已经在家里等她了。

“我煮了你最喜欢的摩卡咖啡。”她温柔笑着递过去那雕刻着古怪纹样的瓷杯,顺带将一块巧克力慕丝一同摆在了默菲斯的面前。

默菲斯品了一口咖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我爱你煮的咖啡。不加糖。”

“你上次还说我煮的咖啡像是KFC里廉价兑水的。”珀尔塞福涅佯怒道,忽的一笑,“其实我真应该去KFC买杯廉价咖啡糊弄你一下,只要不加糖。”

默菲斯不语,专心吃起了那块巧克力慕斯。

“我让那个师傅加了最大的剂量。他都说这是他做过的最巧克力的慕斯了。”

默菲斯回味着齿间浓郁的味道,低笑着吻上珀尔塞福涅的唇角,让那个不喜甜食的女子也尝了尝特制甜品的味道。

珀尔塞福涅舔舔巧克力渍,微微蹙眉:“太甜了。”

她拿起餐巾拭去了残留的巧克力:“你总是喜欢这种甜的发腻的东西。”

“因为这会萦绕出一种假象。”默菲斯若有所思地说道。

“什么假象?”

她这才回过神来,故作神秘地说道:“还未到时候,不告诉你。”

珀尔塞福涅也不恼,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将一大块的巧克力慕斯吃完,然后将餐盘放入了洗碗池中。

今天的这个人,他的名字叫做V,有一头蓝色的碎发。默菲斯偏爱独特的颜色,而对那种平淡的金色不屑一顾。

然而这次却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进入房间不过半小时,便有人闯了进来。

“默菲斯,你真是说话不算数。”是X。

第一次才发觉他红发在暗调的灯光渲染下有着一种危险的压迫感。她懒洋洋地支起身,靠在床背上,无所谓地看着现任床伴被狼狈拖走。

“都下去。”

手下的黑衣人个个戴着夸张的蛤蟆镜,表情严肃的让人一时间想笑。默菲斯笑了起来,恰好被X捏住了下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是说可以考虑,而不是已经确定。”她收回了笑容,拍掉对方的手,冷冷说道。

“你可知,你当时的钱已是折辱我?”X的脸上不复邪魅轻佻的笑容,犹如一把锋利的刀褪去了刀鞘的伪装,露出了充满杀意的白刃。

“与我而言,你和收钱的那些家伙没什么两样。”默菲斯轻蔑笑道。

“我是真的爱你。”X有些愠怒,但他仍旧强忍着不悦,一字一句认真道。

“不需要。”默菲斯开始穿衣服,“我不爱你。”

X愤怒了,他看着女子冷静穿衣的背影,昔日莫名的屈辱与被拒绝的羞耻感被一同点燃。

他一把抱住默菲斯,将她摔在床上,粗暴地撕扯她的衣服,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她的肌肤上留下青色的印记。

在几乎沉于欲海前,耳旁却传来那个女子冰冷的声音。

“没有用的。”

“我永远不会爱你。”

昔日诱惑销魂的喘息声依然存在,然而那两句话却犹如梦魇般驻扎进了他的脑海,不曾散去。

依稀睁开眼,默菲斯已经整理好了衣服,如同上次一样。

见他醒来,那精致的烟熏妆扯了几下,神情有些冷酷。她慢慢走近,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X的颈动脉上。

“我警告你,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得到了我的资料,知道我的行踪。你也休想把自己挤入我的生活里。我恨一切打乱我计划的人。对于这种人,我默菲斯一向是当臭虫对待。还望你仅剩的自尊心和智商能够避免自己成为这个臭虫。以免让大家都难堪。”她迅速收回匕首,冷哼一声,不屑地向外走去。

“你是双性恋吧。”X幽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而默菲斯并没有为此停住脚步。

“你的资料收集自然齐全。”她的声音听不出是喜还是怒。

“跟女性谈精神上的恋爱,而跟男性上床。难怪你喜欢沉珂。”

默菲斯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她转身,阴冷说道:“我不准你侮辱CK。”

“哪里的话。”X下床,漫不经心地走到她身边,不断打量着她的脸。

“你爱一个叫珀尔塞福涅的女人,并和她同居是吧?”也不等默菲斯回答,X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而她也爱你。因为你没有兴趣和女人上床,所以她依旧保持童贞。据说是为你留的?”

他轻笑着,凑到默菲斯的耳边,一字一句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诱惑着人类浮士德。

“她可是个贞洁烈女啊。但如果她失去了这个,你猜猜,嗯?”他大笑了起来,再度轻浮地攀上了默菲斯的身体。

“只要你和其他的男人断绝来往,只接受我一个人。我保证不会去干涉你和那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他信誓旦旦地说道,“我会是你永远的床伴,并且会让你过上比现在更加富足的日子,让你成为黑白两道的女王——我的女王……我想你没有什么不满的,对不对?”

默菲斯沉思了。

她很快换上平日那妩媚妖娆的笑容来,轻轻回吻,十分亲昵地用手指绕着X略长的红发,然而语气却是说不出来的冰冷:“如果你敢碰珀尔塞福涅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

“是,我的女王。”X笑了起来。

3.

默菲斯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每每回来她总是疲倦万分,顾不得喝上一杯她煮的咖啡,只是早早歇息。

珀尔塞福涅总能透过睡衣的裸露看到里面欢爱的痕迹,大致猜到了几分。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为默菲斯将杯子掖好,悄然睡去。

“珀尔塞福涅病了。我要照顾她。”

“好吧,几天。”

“一个礼拜。”

“什么?”听到这句话X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我已经准备好将我的女王介绍给那些兄弟们了,你一个礼拜不出现让我的脸往哪儿搁!”

“听着X,珀尔塞福涅是我的心脏,我不允许自己失去她!”默菲斯冷冷道,甩开X的手臂便要离去。

“默菲斯!”X恼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爱你!”

默菲斯竭力让自己的心平复下来:“我早说过了,我不爱你。”

“我对你做出这么多你难道一点察觉都没有么!你的心是冰做的么!那个丫头除了给你煮个咖啡还会什么!”他用力抱住默菲斯,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滚开!”她大力挣脱,指着X恶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我只爱珀尔塞福涅。你不要让我厌恶你!懂么!”

她轻哼一声,整理了一下衣着便走了出去

X每次与她相见的地点离家总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黄昏又是堵车的高峰时期。她一边按着喇叭,一边看着腕表,不住着急。

忽然,一阵剧痛从心里传来,绞得她不由将车靠边停放。

——那种足以撕裂心脏的痛突然出现,令默菲斯微微有些不安。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家。

屋内散落的瓷器碎片和狼籍的橱柜书桌,还有地上一寸一寸的白裙碎片,一直通向二楼。

——那是她与珀尔塞福涅的卧室。

默菲斯压制住内心的恐慌,急忙冲了上去,却发现珀尔塞福涅一个人赤裸地蹲在角落里,环抱住自己,低声啜泣。

“珀尔塞福涅……珀尔塞福涅……”她走过去,低声焦急呼唤。

“默菲斯……不要过来……”女子微微抬头又迅速垂下,拼命想要向后退,“不要过来……”

语气之中有着出人意料的绝望与悲伤,那种强烈的感情扑面而来令她一阵疼痛。

那种撕心的痛几乎要将整个躯体扯碎。

“怎么了……”她努力用最温柔的语气问道。

“他们……他们……”珀尔塞福涅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和身体,但是想起方才的情景仍旧忍不住发抖。

“不要说了。”默菲斯已经看到了床单上殷红的血迹,她已经明白了一切。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以让X做些什么了!

她懊悔,紧紧抱住珀尔塞福涅纤弱的身体,给她以安全感。

“我在这里,珀尔塞福涅,我在这里……”

“默菲斯……”她的声音不再因恐惧而颤抖,染上了那种死前莫名的安详。

炙热的液体浸湿了默菲斯的衬衫,她看见有血从珀尔塞福涅口中不断流出。

“不!不——”

“我爱你,我爱你!你怎么可以抛下我!”她拼命抱住珀尔塞福涅,努力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渐渐冰冷的肢干。

“我也爱你,默菲斯……”她温柔地笑了,如同每一次给她递上一杯咖啡时一样,“我永生都爱你。”

她死了。

默菲斯不知过了多久。

白天变成黑夜,黑夜又变成白天。

她抱着珀尔塞福涅,静静地坐在狼籍的家里面。

她起身,将珀尔塞福涅放回了床上,小心盖上被子。

“我们将生生世世在一起。我亲爱的珀尔塞福涅。”她低下头吻了吻死去的女子冰冷的唇。

珀尔塞福涅的面容是那么年轻那么好看,她是那么的干净,如同一泓清澈的泉水,不带一丝污垢瑕疵。

她笑了,从柜里拿出了珀尔塞福涅早早买好的巧克力,一块一块地吃掉。那种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间散开,营造出一种慵懒而优雅的滋味。

她不停地吃,很快便吃完了。默菲斯舔了舔手指上的巧克力渍,意犹未尽地品尝齿间残留的味道。忽然冲进盥洗室狂吐不已。

她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笑得很放肆。

默菲斯精心画上了浓妆,不再以烟熏妆出门。

那个人说过:我最喜欢默菲斯的烟熏妆了呢,真想天天看到。

看的人都已经不在了,画也没有用了。

她重新站在了X的面前。一脸艳丽的妆容和高傲的气质令X几欲发疯。

“我的女王……你终于回来了……”

他们尽情地享受着,大汗淋漓。在欲望的唇齿间流连忘返,红色的发,红色的唇。默菲斯刚刚开始厌恶的红色突然又变成了最爱的。

她想起来了,那个人说过:红色是那样美的颜色呢。

“你爱我么,X?”

“爱爱爱,爱到我可以为你付出一切,我的女王。”他疯狂吻着她每一寸的肌肤,吸吮着每一缕的味道,急切地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与自己永远的在一起。

“我想要你的命,好么?”她放肆地笑了起来,吻上了X的唇。

红唇淹没在红色的发下,这是她第一次吻他。

待一个吻过去后,X笑了起来:“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都给你。只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默菲斯愣了愣,再度轻笑着与这个红发的床伴坠入了无尽的欲望之中。

“蠢货,原来你真的爱上我了。”

“只可惜,我不爱你。”

——不过,我答应你。

七月初七是七夕佳节。

黑道公子X与其情妇殒命于一别墅内。两人死前仍旧紧紧抱在一起。下属见状将其一同火化,葬于同一墓穴。

X与其情妇共同留下遗嘱。第一,X要给情妇夫人名分,情妇所有的吩咐等同于他的命令;第二,情妇也就是X夫人要求将包中的骨灰与自己和X葬在一起,而墓碑上则要写以下内容——

X默菲斯托菲里斯珀尔塞福涅

我们将生同寝,死同穴。

世间有很多如同荆棘般缠绕在一起的感情,带着美艳而有冷刺的玫瑰优雅妩媚在密密丛丛之中。

我们在爱情和欲望之中沦丧深陷,在迷途之中找寻另外一条迷途。

我坚信我们不会踏上殊途路。

因为我们将生生世世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我们未能理清的恩怨纠葛、爱恨情仇也不必再理清了。

只需要我爱你,且你也爱我便好。

癫痫用药治疗应该注意哪些
癫痫治疗去哪家医院比较好
引发癫痫因素有哪些

友情链接:

去粗取精网 | 德琳皮具 | 安卓雷电 | 老人与海简谱 | 三角形态 | 醉味鸭脖 | 假如爱有天意歌词